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三十题继续

复活梗
不好吃,有点点虐




8. 搂抱

太长时间不回来,芦焱已经对这个地方陌生了。

窄窄的街道上,风一吹就是一阵黄沙漫卷。偶尔有一只隼,或者鹰,怪叫着从蔚蓝如洗的天边滑过。烈日灼烤着沙土石子铺成的街道和街边疯狂生长的野草。

两棵树基本上荒废了。原先的建筑都在,但是镇民们基本都逃荒去了东边。芦焱是唯一一个选择回到这里的人。

他漫无目的地走,在沙土、荒草和匆忙逃窜的四脚爬虫之间走。为了来这里,他已经走了很多天,走成了他身上最后的本能。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停下脚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停在了哪里。抬头看看,居然是一个熟悉的地方。一个又宽又高的门脸,空有气派。这是欠老板的店。

不知道什么时候,它的名字已经改回去了。“西北大饭店”这样几个字眼出现在这个格外荒凉的建筑上,着实有些可笑。

芦焱于是对着自己笑了笑。他抬步走进去。

店里还是他们离开前的样子,灶台打开着,只是早就没了火;桌椅碗筷也还摆着,就像有人刚刚坐在那吃过饭。

芦焱终于耗尽体力,瘫倒在长桌边。其实以他的体力,他早就该支持不住了。现在支撑他的只是一个念头,或者随便你叫它什么。

昏迷之前他想起很多人,有他的敌人,也有他的朋友。他们都没有埋葬在这漫漫黄沙里,他替他们感到惋惜。因为他——他一想到这件事,脸上简直要泛起微笑——他马上就要埋葬在这里了,这片诞生了他最初理想的土地。

芦焱觉得自己就快要在喉管烧灼的感觉中渐渐麻木时,昏昏沉沉中,一股凉得透心的水流突然灌进他嘴里。

他本能地想伸手抵抗,但是有人用力按住他的四肢。

“乖,别动。”那声音说不出的熟悉,搅动着他所有的不安。他努力张开眼睛,但是只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他分不出这是临终的幻觉还是别的什么。接着,他又一次沉沉睡去。


芦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他还躺在原来的位置,喉咙中依旧干涩和疼痛交织,昨晚那股水流于是更像是幻觉。他懊恼地锤了锤自己的脑袋。

他以为最难接受的那一刻是看见门栓倒下的那一刻,但是他错了。最难接受的是他知道屠先生要留他一命的时刻。此刻他依然懊恼:为什么我还活着。

芦焱盲目地站起身,摇摇晃晃绕开长桌,走向另外一边。灶台边上,有一个身影正蹲在地上,似乎在点火,但老是不成功。

如果不是因为太过虚弱,芦焱一定会快步走过去一脚把那个身影踹倒在地。

那个身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站起来回过身看着他,笑了笑:“你醒啦?”

门栓更瘦也更苍老了,他拿着一盒没点燃的洋火儿。他胸口随便裹裹的伤口还在渗血,只有那双眼睛还是和从前一样,亮晶晶的,映着油灯的一点光。

芦焱跌跌撞撞地走过去。门栓立刻张开双手打算拥抱他,但是没想到芦焱伸出一根手指,戳在他胸口上:“你是真的吗?”

门栓伤口吃痛,微微弓起身子:“我的少爷,你轻点儿……”

芦焱眨眨眼,又戳了一下对方的胸口,又准又狠:“你他妈不是我的幻觉啊?”

门栓一边痛得皱起眉头,一边大笑:“你的幻觉会疼吗?你的幻觉会给你水喝吗?”他终于攥住了芦焱的双手,想把对方拉进怀里,但是芦焱直着胳膊拒绝了他的搂抱。

“扮生扮死很好玩吗?”芦焱把双手插进对方的头发里,不停地拉扯,直到确定自己手里的每一根毛发都是真的。“我看着你被屠先生打死,我看着你被拖下去的,大变活人很好玩吗?”他忿忿地盯着门栓。

在屠先生面前,他没有掉过一滴泪。但是现在泪水却从他眼眶中滚滚而落,一直从他的下颌滴进他们脚底干裂的土地,只留下一个个水点。

门栓叹了口气,“好吧,”他放开不停挣吧着的芦焱,让他跟自己保持一臂远的距离,直直地看着他,“我说过,英雄只死一次,懦夫要死很多次……”

芦焱抬手抽他,门栓没有躲:“……我以为我自己要去做英雄了,但是我错了……”

芦焱要继续抽他,但是被他重新抓住了双手:“……为了你,我宁愿做个懦夫。”

他伸出手指,一边叹气一边擦掉芦焱脸上的眼泪:“时光已经走了,你知道吗?他也离开上海了。他和屠先生之间早就该结束了。所以,让他帮我换掉杀我的子弹不是什么难事,让他把我偷偷运出上海也不是什么难事。到了一棵树,我们兴许还能看见他。”但是芦焱的眼泪似乎擦不完一样,门栓难得手忙脚乱:“你你,你知道吗,其实从上海出来,我就一直跟着你……但是我想,我没脸再见你了。但是前提是,你得好好活下去……”
门栓把手里那盒洋火塞进他手里:“给你吧,这盒火柴划不着了。”

芦焱把它扔掉:“我要它干嘛?我也不会再燃烧了。”他撇撇嘴:“在刚才之前,我都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活着。”

门栓说:“你还是拿着吧,万一你再觉得刚才是个幻觉。”

芦焱眨眨眼,接着他抱住了门栓。那是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双手扣着后背,把脸埋在对方的颈侧。他能闻到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和尘土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不可能是幻觉了,你知道。”

门栓的伤口被他压着,疼得龇牙咧嘴,但是仍然不舍得放开:“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知道。幻觉没有这么疼的。”

评论(5)
热度(33)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