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恋爱三十题(1)

又到了被逼自割腿肉的时候。
我内心是拒绝的。

写一点发一点,慢慢来。大体原剧向(其实就是在原剧基础上加了一点点东西而已,因为原剧已经够甜啦(x


—————————————————




1.牵手

“能让我握握你的手吗?”

夜色下,芦焱半躺在火堆边。他已经很累了,但是仍然以一种热切的姿势半坐起身看着门栓,那双眼睛里也跳动着两团小一些的火堆。

门栓一副被马蹄子踩过的表情:“你想干嘛?”

他不肯承认自己心里刚才突然地一跳,也不肯承认此时他有点不敢对上那对闪动着火光的眸子。

“你是我在一棵树待的这么多年来见过的唯一一个同志——同志,我能这么叫你吗?”芦焱歪了歪头,他眼中的火光也跟着闪了闪。“我想——我只想跟我的同志握握手。”

门栓转转眼珠:“那巴东来呢?诸葛骡子呢?古老板呢?还有……”

芦焱坐起来:“哎停停停,他们都不算。”

他认真地说:“你才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救我于水火,解我于燃眉的同志。而不是每天戳着我脊梁骨,扒着我耳朵喊,让我赶快想下一步该怎么办,而且告诉我他最歉疚的事就是不能给我安慰的同志。”

“也就是说你只把你喜欢的人当作同志。”门栓不为所动。

“当然不是!”芦焱几乎要跳起来了。“你是……你是……”

门栓挑眉看着他:“我是?”

芦焱似乎突然失去了语言,他又坐回原地,嗫喏着:“反正你是不一样的。”他脸上出现了不自然的红晕,不知道是被篝火映的,还是刚才急的。

门栓拍拍裤子上的土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你怎么知道我以后就不会戳你脊梁骨,扒着你耳朵喊呢?”他看着愣住的芦焱,叹了一口气。

他朝他伸出一只手,芦焱下意识地握住:“你好,同志。”

那只手跟他想象的一样,干燥,温暖,粗砺,带着一辈子也消不掉的枪茧和无数细小的伤疤。

门栓微笑:“现在,起码你有了唯一的安慰。”




2. 换穿对方的衣服

“快把你衣服脱了。”门栓转身关上棚户区某处棚屋的门,对门内的芦焱说。

芦焱张口结舌地看着他。

“看什么?”门栓瞪他,满脸正色,但嘴角含笑:“我刚刚跟踪若水的人,他进了市区里的一个俱乐部。那个俱乐部不穿着几千块钱以上的衣服,门童可不会让你进去。来来来,”

他冲芦焱身上几千块钱的手工皮衣招手,“应个急。”

芦焱依旧张口结舌,但是手上不得已地开始解自己西服的扣子:“噢……”不一会儿,他反应过来:“哎,不是,我的衣服你能穿吗?裤子短一截怎么办?”

门栓看着他磨蹭的样子,直接上手帮他扒掉西服和衬衣:“裤子?裤子我当然找岳胜啦!”然后他利索地给自己换上衬衣和皮衣,把自己的破褂子塞在芦焱手里。

芦焱看着他穿着自己的皮衣,心里不由自主感叹,为什么同一件衣服他穿起来跟自己那么不一样。里面的那件格子明显胸口紧了,但是更显出里面绷紧的胸肌。

“哎,看什么?”门栓笑着用手抬了一下他的下颌,让对方别再低着头愣神儿:“你不赶紧把衣服穿上?这天儿可不暖和。”

芦焱这才开始磨磨蹭蹭穿起门栓那件破褂子。

门栓拉开门准备走了,就像他刚进来时那么风风火火。但他又想起来了什么似的,隔着门缝露出半张脸,冲芦焱打了个响舌:“芦二公子,有空也练练吧,你那小肋巴条,我看着都心疼。”

芦焱一愣,抓起穿了一半的褂子冲门摔过去:“滚!你才小肋巴条呢!”



3.争吵

“你还想干什么,小汉奸?”被绳子绑住的门栓哑着嗓子叫芦焱。他愤怒,但是又放弃不了在芦焱面前的跳脱,于是只能一边苦笑一边看着对方,芦焱也在皱着眉看着他。

他保护了这么长时间的芦焱居然是他们一致的对手的儿子。他想起来这个就觉得心底一空,像有一个黑暗的洞口要把他吸进去似的,但同时他又觉得好笑。

芦焱看起来气鼓鼓的,本来就薄的脸皮差不多涨红了:“你根本就不懂,门栓。你也不想想,我爸爸跟我向来有一句实话吗?”

门栓看着他眼里将落未落的泪水,有那么一瞬间他只想一冲动,说出:“我什么都信你。”但他还是咧嘴苦笑:“是,可是你跟日本人合作,就是汉奸。”




4.和好

“他,”芦焱抬眼瞟了一眼门栓——并不是为了确认对方的眼神,因为他知道门栓一定也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只是为了给面前的卞融指明方位:“他就是我的桥。”






tbc

评论(5)
热度(50)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