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白昼如焚(2)

终于想好名字(*゚▽゚*)

AU,假如他们能在年轻的时候就遇见彼此。

第一章请走:http://missvogel.lofter.com/post/1d53110b_b68a3d1


----------------------------------------------


很多年后,黄磊回忆起自己在台下看孙红雷跳舞时的样子,也还是会愣一下。

他不懂自己的那种沉迷是来自何处。

他是教表演的老师,他总觉得自己应该都懂。没错,他是很聪明,也有天赋。他能把各种表演的细节分析得头头是道,他以为自己是通透的。但是过些年再看,这种通透也不过是一种目光短浅。

但是那个时候的他们都还是年轻人,年轻意味着这一切都可以被原谅,被容纳,让人一想起来就松了一口气——都过去了。



孙红雷跳完舞,就从侧台下去了。黄磊不自觉地追着他的脚步绕到后台。

他站在化妆室门口的时候,发现孙红雷正把手撑在化妆台上,抬头看着上面的镜子发愣。镜子上的灯把人脸照得十分不真实。他在镜子里瞥到黄磊进来了,于是移开目光。

“我去抽根烟。”他低着头,从黄磊身边擦身而过。侧身的时候,黄磊能闻到他身上的汗味和一股盖不住的、淡淡的烟味。不知道为什么,他也受到蛊惑一般,跟着他走了出去。

站在下午的太阳地里,孙红雷刚刚点起一根烟,就看见黄磊也出来了。他撇撇嘴角,似笑非笑地冲他举了举手里的打火机:“这次我有火儿。”

黄磊也忍不住一乐,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啊,我这不是……怕你冻着吗?”他手里还抱着一件当作戏服的外套。

孙红雷这才注意到自己只穿着一件跳舞时候的短袖,只不过因为刚才出了一身汗,而且这会儿的太阳也暖和,一时才没觉得冷。

他只好接过黄磊手里的外套穿上,冰冷的衬里滑过他的胳膊,服帖地贴在他身上,这触感让他狠狠地打了个哆嗦,他这才感觉出冷来。得亏黄磊来了,要是再这么耍一会单儿,准得感冒。

他从兜里掏出烟盒,示意黄磊抽烟,黄磊却摆了摆手,只是看着他抽。

他盯着黄磊,一时不太懂对方到底想干什么。他不多疑,但是也没有单纯到相信无缘无故的信任和关心。

但是黄磊就这样在午后的阳光里站着,似乎在欣赏教学楼周围绿化树上的秃枝。他真的是清秀得过分,而且这种清秀一点也不冒犯别人,就像他此刻只是站在这儿,看着孙红雷微笑,但是绝不会让人觉得有一丝不妥。初春稍斜的阳光照在他年轻的脸上,谁都会在那一瞬间相信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

孙红雷继续抽烟。每次下台后抽根烟是他的老习惯,没有每回这一根,盯不住这一天。刚才他跳得如何他自己清楚,虽然时间紧,手生,但也算圆满完成任务。但是跟专业的演员站在同一个舞台上,他也清晰地感觉到了差距。没错,他现在可以跳舞养活自己,甚至可以做到小有成就,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黄磊开口:“你刚才跳得不错。”孙红雷冷淡地一笑:“完成任务呗。”

黄磊摇摇头:“你别小看自己,我知道你懂。”

孙红雷愣住了:懂?懂什么?懂跳舞,还是懂话剧?但他很快恢复了平静,依旧淡漠地说:“您过奖。”

黄磊一歪脑袋,似乎有点弄不明白他似的,两只明亮的眼睛缓缓眨着,盯着他看。

孙红雷真希望他别再看着自己了,他怕自己没办法抵抗那双眼睛,还有那双眼睛里的目光。

但黄磊只是耸耸肩,轻松地一笑:“得了,一会儿该放饭了。咱回去吧。”


回到排练室,又是一团乱。

只要黄磊不在现场,这帮小孩儿就没有一个认真排练的。这会儿他们又聚在一起聊天,但是这次好像中间还围着一个人,又笑又闹的,动静更大。

黄磊和孙红雷从门口走进来,老远就能听见人群中间那个有特点的声音:“……你们可不知道上次,师父之前训我的时候……”大家都兴奋地起哄:“怎么着了怎么着了?你丫肯定让训得屁滚尿流吧?”那个声音夸张地哼了一声:“狗屁,小爷我压根儿没怂!而且师父那天跟我说什么你们知道吗?”

孙红雷被这帮小孩逗乐了。他真想听里边那个男生把话说完,他也想知道知道黄老师对他说了什么,但是又担心黄磊生气,于是下意识地瞥了他一眼。但是他瞥了这一眼才发现,黄磊听着那个男生说话,脸上居然也挂着顽皮的笑容,似乎正在恶作剧的是他,而不是那个男生。但是那笑容很快就被他收回了,孙红雷这时心里居然有些失落。

黄磊捅了捅孙红雷,示意他跟上。他们两个大摇大摆地走进大厅,黄磊分开人群,站在那个男生面前,笑眯眯地问:“我那天说了什么呀?说出来我也听听呗。”

那个男生硬生生地僵在了中间。他生着两道倒八字眉,两只小豆儿眼,第一眼看着滑稽,第二眼看着机灵。他眨巴着他那双小眼睛,嘴角上还挂着因为看见黄磊而瞬间僵住的微笑,要笑不笑的,看着难受:“师、师父……”

黄磊依旧笑眯眯地:“我听着呢,你说呀。”

周围的人群在沉默中渐渐溃散,大家尴尬地保持着默契慢慢退后着,离中间的男生和黄磊他们越来越远。

黄磊突然提高音量:“谁也别走!都给我站那儿!”

人群中战栗了一下,正要溃散的圈子僵住了。

“说吧。”黄磊抱着手,在旁边一张课桌上坐下,看着男生,似乎他不开口,这节儿就过不去。

男生紧张地吞了吞口水:“您,您那天说,您对我们严,是为了我们好,其实……其实不是真想把我们怎么样。”

黄磊挑起一边的嘴角,坏笑了一下:“你刚才想跟大家说的是,我说我根本不敢把你怎么样,对吧?”

男生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点头:“对。”然后又摇摇头:“不是不是!”他紧张地挥着手:“那什么,您说的是您都是为了我们好。我绝对认为您说得特有道理,我特别服气……”

“你刚才明明还说师父算什么,你一点都不服师父来着……”这时候,人群中传来一个细声细气,但是听起来满不服气的女声。孙红雷看见了,是一个瘦瘦小小,貌不惊人的女生。

中间的那个男生立马愣了,没见过这么拆台的。有几个同学甚至忍不住噗嗤一声乐了出来。

黄磊也忍俊不禁了:“臭小子,你今天是不是想加练呀?”

“我错了,”那个男生的小豆儿眼里泪汪汪的,八字眉已经快拧到一块了:“哎哟师父,我再也不敢了!我发誓我一定好好学习,重新做人……我们刚才说起您,都是说您严师出高徒,打是亲骂是爱……”

“行了行了,别胡说八道了。”黄磊皱着眉头,像是要发怒,又像是要笑的样子,“你有这编瞎话的能耐,把剧本润色一下多好?”

那个男生只有眨巴着小眼睛,卖可怜似的看着他。

黄磊从课桌上跳下来,正色道:“得了,今天全班加练两个小时。我陪你们。”

人群里发出一声巨大的哀嚎。


孙红雷后来知道了,那个人群里吹牛的男生叫黄海波,是班里永远最调皮捣蛋的学生,上课迟到早退,排练吊儿郎当。因为这个,没少被黄磊训。但是奇怪了,他的成绩却一直都不错。以孙红雷的经验,这种人日后要么能成大器,要么就得闯大祸。这么多人里面,黄磊也对他最凶,从来没有好脸色,看来也是担心教育不好他,将来走了弯路。

当天那个拆海波台的女生叫黄怡,看起来是个邻家女孩的样子,平常也没什么心眼,除了爱笑,给人留不下什么印象,没想到关键时刻语出惊人。但是孙红雷知道,她是真心崇拜黄磊,她师父跟她说的每一个字她都会全心全意地相信。她对他的那种崇拜有时候完全是盲目的,万幸,黄磊是一个好老师。

奇怪的是,黄磊班上,没有一个人叫他老师,而是不约而同地用了一个几乎没有人轻易提起的古板字眼:师父。似乎黄磊该操心的不光是这帮学生的学业,还应该操心这帮小屁孩的吃喝拉撒谈恋爱。事实上,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他对他的学生们尽到的义务,早已经远远超过了世俗定义里的“老师”。


那天加练,黄磊确实一直陪着学生们到半夜。他知道孙红雷他们第二天还得去剧团上班,所以催他们先走。孙红雷的兄弟们都陆续先走了,但是孙红雷却依然坐在台下的角落,静静看着他们排练。黄磊知道他没走,但是从头到尾也没说什么,也不往他待的那个角落看一眼。

孙红雷舍不得走,他第一次看见正规课堂上的话剧排练。他知道他这样的行为说好听了是蹭课,说不好听了叫偷师,但是他就像飞进了灯罩里的蛾子,等着他的只有一条路——飞进火里。尤其是黄磊对他的默许,简直放大了他的野心。


一天的排练终于结束了。黄磊疲惫而兴奋地送走了每一个学生,还给所有女生安排了两个护送她们回宿舍的男生。最终他站在排练厅的门边上,冲孙红雷调皮地一扬头:“怎么着,还不走呀?孙同学,下课啦。”

孙红雷这才尴尬地从最后边走过来,黄磊关了灯,他们俩肩并肩走出排练厅。

“几点了?”黄磊揉揉自己眉间,看了一眼表:“哟,十点了。”他关心地看了一眼孙红雷:“怎么样,不耽误你明天上班吧?”

孙红雷摇摇头:“没事儿。明天那儿要是有事也是十二点以后了,你见过剧团起那么早排练的吗?”

“也是。”黄磊点头。他苦笑着甩了甩头:“刚才说得太多,这会儿反而兴奋了,怎么办呀,回去估计也是睡不着。”

其实孙红雷也清醒得过分。他要学的、要看的太多,大脑一直在兴奋状态,这会儿排练结束了,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从晚上开始就没吃饭,但是却丝毫不觉得饿。

“我也是,”孙红雷耸耸肩,“可能是累过劲儿了。”

他们在明明灭灭的灯影下走着,彼此的影子一会儿拉长,一会儿变短。黄磊一直低着的头突然扬起来:“哎,对了,我想起来一个地方。”他冲对方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反正咱都睡不着,我带你去个好去处。”

孙红雷看着路灯的灯火在黄磊眼睛里留下的闪亮,心想,只要他露出这样的笑,大概任何人都难以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TBC


评论(35)
热度(46)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