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剃刀边缘(一个脑洞)

抓紧时间脑一个,且脑且珍惜。


庆祝雷磊发糖!(虽然还没看节目

磊磊有没有胡子我都爱

---------------------------------------------------



下午的酒会结束了,人还没散光。外面尚且热闹,能听见有人在开心地笑,偶尔还有碰杯的声音,还有鞋跟踩在地毯上的闷响。

是黄磊一定要把酒会办在他家里的,当然,他家地方也够大,还连着院子后边的草坪。这会儿的太阳光像蜜似的,又暖又甜,照在草坪上,还真挺好看。孙红雷在心里嗤笑:显摆什么呀,好像我们家没地方似的。

但是谁让好客的一向是他呢。黄磊就像一颗恒星,永远能吸引到其他星体,绕着他公转。

孙红雷松了松衬衫领口,他觉得有点热。今天下午挺高兴,一喝还真的有点多了。他把手上最后一点波本一饮而尽,把杯子还给了侍应生。他得找个地方缓缓。

说起来,他有一会儿没看见黄磊了。黄磊这两天有点疲惫,今天的酒会都是有点强撑着的意思。虽然穿上他那身宝蓝色西服,仍然人摸狗样的,可别被哪家大姑娘还是哪家小媳妇拐走了。

孙红雷跟几个熟人打过招呼,出了客厅。他从连着阳台的门出去,走过一段木质地板的走廊,转到房子相对安静的另一个角落。

这边的装修风格立马跟外边的不一样了,简洁而温馨。一看就是主人自己日常活动的地方。

一楼有两个卫生间,孙红雷决定先去洗把脸,再把领结摘了。这玩意儿看着好看,简直勒死人。

他眯着眼睛在两个卫生间里面挑兵挑将地选了一个,得了,就角落那个吧。是有一个浴缸的、比较大的那间。

他一边把领结弄开,一边推开浴室的门。

一开门,他吓了一跳——里面怎么还坐着一个人哪,那个人迷迷糊糊地托着腮帮子坐在浴缸边上,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西装,正是黄磊。

黄磊看见他,只是抬了抬眼皮,显然也是有点醉意。

孙红雷忍不住一乐:“磊磊,你怎么在这儿呢?”

黄磊有点口齿不清:“外边人走光了吗?”

孙红雷彻底被他逗笑了。他好长时间没见过这样跟个大娃娃似的黄磊了,虽然他的娃娃今天有点憔悴,而且蓄起了胡子。

他扯过浴缸旁边通常用来搁衣服的椅子,就在黄磊对面坐下。

“喝多啦?”他低头看着黄磊的脸,笑眯眯地。

黄磊含混地咕哝了一声:“没有。你不是跟我一起喝的吗?你都没多,我怎么可能多。”

孙红雷捧住他的脸:“你没喝多,怎么一个人跑这儿来了。”他明明能从对方的呼吸里闻到一股芳香的酒精味道,跟他自己的呼吸混杂在一起。

黄磊从他的手掌里挣扎出来:“我……我就是有点累。”

孙红雷放开他,朝椅背靠去,舒展着两条腿,膝盖碰着黄磊的:“你呀,一天瞎操心。下次酒会我来弄不就得了?”

黄磊眼神迷茫地点着头,似乎并不能完全理解对方在说什么。“哎,那……我问你,外边人都走光了吗?”

“还没哪,还有那些流连忘返,乐不思蜀的哪。”孙红雷说。只有醉鬼说话才是这样,颠三倒四的。“得了,你好好歇着吧,我帮你把人送走就完了。看你现在这样我也不放心啊。”

黄磊用掌心搓了搓脸,虽然他显得疲倦,但眼睛里还像是溢满了水似的。“我这会儿就想好好洗个澡……刮个脸,然后往床上一躺,什么都不用想。”

“成啊。”孙红雷点头。他又弯下身,把手肘搭在两个膝盖上,仔细看着黄磊的眼睛:“你真没事儿?那我先到前边儿去啦。”

黄磊也盯着他:“没事儿。”孙红雷刚要起身,他又说:“红雷,要不你替我刮脸吧。”

孙红雷又坐回椅子上,这回他不敢轻易起身了:“你说什么?”

黄磊说:“你替我刮回脸吧,我这会儿拿不了剃刀。”他很少用电动剃须刀,一般都是用老式剃刀代替,据他自己说,这样刮脸干净而且舒服。但是这种剃刀掌握不好力度,就容易割伤自己。

孙红雷靠在椅背上思考了两秒钟,然后起身,从洗手台上面的柜子里取出了剃刀和剃须水。

“行啊,从来都是你给我弄这弄那,我也服务你一回。”

黄磊打了个哈欠,在浴缸边坐正了。

孙红雷放好热水,把毛巾浸进去。“要不你先洗澡得了?我伺候你洗澡也行。”

黄磊脸上敷着热毛巾,闷闷地笑了一声。“臭流氓吧你就。”他说:“也就是你跟我在一起了,要不然得祸害多少小姑娘?”

孙红雷把毛巾拿下来,开始给他上须前水。他上着上着,突然停了一下:“磊磊,要不你就留着胡子吧,也挺好看的。”

黄磊一笑:“你快得了吧,我已经想通了,留胡子这么有前途的事儿,还是留给你们这些走硬汉路线的人吧。”

孙红雷扳过他的下巴:“行啊,没醉啊,这会儿思路挺清晰嘛。”

黄磊刚想抿嘴一笑,孙红雷却居高临下地对他说:“别动。”

黄磊只好静止。

孙红雷把打好的泡沫涂在他下巴上,不厚不薄的一层,正好盖住黄磊稀疏的胡茬。接着,他拉过椅子,重新坐下。这回,他坐得更近了些。他穿着西装的腿和黄磊的交插在一起,膝盖相叠。

黄磊坐着的浴缸沿儿稍微低一些,所以他始终微微昂着头,露出下巴的线条。他衬衫的领口也是解开的,露出因为醉酒而微红的皮肤。孙红雷咽了一下口水。

他拿起剃刀。黄磊挺直了身子,正襟危坐。

刀面沿着对方颈部、脸侧的线条划过,孙红雷的手十分稳。这确实是一件需要费神的事情,他终于懂了,黄磊不是故意耍赖,要他为他服务,而是精神不集中的时候确实不能干这件事。最开始,他们还在互相调侃,但是此时两个人都开始沉默了。

宽敞的浴室里,只有他们彼此呼吸声,还有剃刀微微颤动的声音。孙红雷能切实地感觉到他们呼吸的相聚和交融,黄磊的眼睛偶尔转向他,像要说什么,又安静地转开。他心跳加速。但是他又必须保持手上的稳定,这让他呼吸粗重。

黄磊能感受到对方掌根的热度,有力的肌肉组织贴着自己的咽喉运动。上面则是冰凉的刀刃,快速划过自己的脸,他们的大腿也彼此相贴。这是一种可以致人死地的位置,也是最最亲密的位置。

“别动。”孙红雷轻轻地说。

黄磊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追随着他手掌上的那一点温度移动。他有些赧然,居然感觉到脸上微微发烫。

孙红雷本来专注地盯着他的下巴,这会儿瞥了他一眼:“怎么着?”他咧嘴一笑:“今天喝的酒后劲儿大。刚才没脸红,现在脸红。”

黄磊苦于不能开口说话,只能瞪他一眼。

孙红雷复归严肃:“等着,马上好了。”

黄磊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孙红雷开始收尾,直至把最后一块皮肤打扫干净,然后把剃刀浸在热水里,清洗干净。黄磊想拿过热毛巾,却被孙红雷按住:“你别动,我来。”

他重新拿过一块干净的热毛巾,细致地帮黄磊擦干净脸上残余的泡沫。

黄磊闭着眼睛一笑:“伺候人上瘾是吧?”

孙红雷则认真做着手上的活儿:“你别说,还真是。”

“大傻子。”黄磊偷偷踢了他一脚。孙红雷不以为意,只是擦干净最后一个地方,然后说:“好了,黄老爷,你能动了。”

黄磊睁开眼睛,抬着头,对他露出一个毫不吝惜的笑。

孙红雷有一瞬间的失神:刚刚刮完脸的黄磊实在太没有年龄感了。虽然他眼睛里还是疲惫的,但是他就像十多年前他们刚认识时的那样,温暖,鲜活。

“须后水呢?”黄磊又踢了踢他。孙红雷这才醒过神儿来,递给他须后水的瓶子。

黄磊打开盖子闻了闻,皱了一下鼻子:“从来就不爱涂这玩意。”

孙红雷从他手里拿过须后水瓶子,扔在一边:“那就不涂了呗。”他弯下腰,抓住对方的后颈,直接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他的嘴。

 

 

 

 

 

The End


评论(14)
热度(79)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