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虐梗9题

这次换个新玩法。

感谢Sober君  @七天 的梗。别打我我知道这事已经过了太久了……

图片来自sober君微博


算是给鸡条第二季预个热……?

【把黄老师写死这么多次热的大概会是我的便当吧【。

顶锅盖跑


---------------------------------------------------------



1. 不可避免的死亡

 

-“别动。”

-“好好好。这次我栽了,我认输。小毛孩儿,别拿你那枪指着我,这个不好使。让你师父出来见我。”

-“师父没了。”

-“你说什么?!”

-“师父死了,你的人干的。你还记得么?十天前,你派人去抢最后一个密码箱,大约五六个人交火,在一条很窄的巷子里,有一颗流弹,正中他胸口左侧,靠近心脏……”

-“别说了。”

-“我们立刻就送他去急救了,送去的时候他还是清醒的,但是师父的心脏一直不太好……”

-“我说别说了!”

-“……师父让我跟你说最后一句话。”

-“什么?”

-“他说,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跟你在一起。”

-“还有吗?”

-“还有就是,他让我下一次见到你时,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好,我知道了。”

-“红雷哥,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输了。”

-“就这些?”

-“对。你开枪吧,我想亲口说给他听。”

 

 

2. 别人的嘲笑

 

-“大傻子……”

-“哎行了行了,打住,别跟我闹。”

 

 

 

3.永远的过去

 

-“哎呀红雷,你看,没想到我手机里还存着这张照片呢,你瞅瞅,咱俩那时候多好。那时候咱俩就住剧组租的公寓,楼上楼下,你经常下楼来找我,汪俊还笑话咱俩,说跟偷情似的。我记得你拍夜戏老容易饿,一饿就端着个空碗蹲我跟前,说:我要吃肉。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把人家道具组的一个玻璃摆件弄地上了,完了自己又拼回去,还嘱咐我不让跟别人说……还有那次……”

-“啊?磊磊你刚才说话了吗?不好意思我刚没注意,这儿都闹哄哄的,你看……”

-“哦……嗨,没事儿没事儿……你继续谈你的事吧,没关系没关系。”

-“你刚说什么来着?有什么事儿吗?”

-“哦,那个呀……嗨,没什么要紧的,真没什么。不重要,不重要。行,那你们继续聊,我先走了。”

 

 

 

4.无可奈何的遗忘

 

-“早啊黄老师,你今天好点儿了吗?这是今天的信,你看看。我顺便帮你把报纸和牛奶拿过来了。我发现你家门口的信箱门儿有点松啊,是不是该修了?”

-“好多了,多谢您。哦,信箱不用您费心,改天我自己修就成。今儿又带花儿来啦?咱们都是邻居,怎么好意思每天都让您破费呢。”

-“没事儿,我反正习惯每天都买花,顺手给你捎点怕什么。”

-“今天买的是百合?每天都是白花呀,怎么不买点红色的呢,看着热闹,像玫瑰呀,海棠什么的。”

-“哦,你愿意看红色的花,行呀。哎,但是海棠可以,玫瑰不行,你对它过敏。”

-“啊?是吗?哎哟,我自个儿都不知道……孙大哥,您,您还了解得挺清楚的啊。那个……你瞧,我也知道自己之前生了一场大病,对于之前的事儿记得不是那么清楚,往后有什么事儿还得靠您多照应着点儿。”

-“哦,嗨,这个嘛……谈不上……那个,你现在能想起来自己是生了一场大病了?那其他的呢?比如说,得病之前,都跟谁有过来往,还有身边的人,这个能不能想起来?”

-“这个……倒是没什么印象。我还是跟最开始一样,只记得自己是个画家,这个胡同里的画室是我们家的祖产。其他的……都想不太起来了。”

-“那在你记忆里,你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吗?”

-“嗯……好像是,印象里从来只有我一个人。”

-“哦……那你一个人住这么大一间院子,就从来没觉得孤独吗?”

-“嘿,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每天一个人在这儿画画,好像还真是有点孤独。”

-“没事儿,我不在这儿陪你呢吗?没事就过来找我聊聊。”

-“对,这段时间真是特别谢谢您,每天帮我干这干那,还陪我聊天什么的。”

-“反正也陪了一辈子了……”

-“您说什么?”

-“哦,没什么。”

 

 

4. 莫名其妙的孤独

 

我的上线曾经问我,你知道什么最危险吗?我回答:时间?感情?敌逢对手?

上线摇摇头:是孤独。

我曾经不以为然。我是一个很能忍受独处的人。我当过海员,经历过海难。那时候,我漂流到南海上一座小小的珊瑚岛上,整整三个月,我靠着跟我一起漂流到岛上的物资生活,只有我一个人。我每天看着太阳,看着月亮和星象,找到自己的位置,用贝壳把时间刻在岩石上,直到获救。救援人员发现我的时候非常吃惊:三个月的独处后,我仍然保持着神智和清醒,完全没有像其他漂流到岛上的人一样,早就陷入孤独和疯狂。这三个月曾是让我骄傲的一段经历,也正是这一点,让我有资格担任现在这份工作。

但是随着任务的进行,我越发觉得自己错了,而且错得离谱。最难以忍受的不是独居的孤独,而是人群中的孤独。你必须跟每一个敌人保持亲近,而和真正的战友保持距离。这远比我想象得复杂,也难操作得多。我的心智悬在一条要命的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向人敞开,什么时候不该。

照片里的这个男人我只看见过一次,真的是只有一次。上线让我花三十秒钟记住了他的脸,然后当着我的面烧毁了那张照片。他说,当任务真正完成时,这个男人就会出现,和我接头。

接着上线离开了这座城市,他有更重要的人要去联络,有更多的任务要去完成。我则独自留在这座由人山人海组成的孤岛,熬过了一年又一年。没有同志,没有战友,只有一张存留在我脑海里的照片。

时间长了,我发现他逐渐变成了我的某种依恋。他几乎成了一种符号,一种宗教。

在每一次危机边缘,在每一次我担心任务快要进行不下去的时候,他的面容会浮现在我脑海里。那是我唯一的慰藉。

我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我展开了无尽的想象:任务完成时,他会以怎样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我会在什么样的时刻遇见他?我见到他的那一刻要说些什么?他会开心,感动,还是忧心忡忡?

我开始愤怒,我开始狂躁,我开始单相思。但是这没有用,没有丝毫帮助。什么都不能帮助我尽快地见到他。然后我又陷入了绝望,我认为他只是一个幻影,一个用来诱骗我潜伏下去的诱饵,他没有丝毫意义。

在我死的那一刻,我终于见到了他。他出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就像每一个特工那样。接着他看见了我——已经身中数弹,正要倒下的我。

他朝着我跑过来,不顾一切地把我抱在怀里:深海!他叫我的代号。深海同志,挺住……你一定要挺住,我们就要胜利了。

我倒在他的怀抱中,他的掌心贴着我。我能感觉到有几滴带着温度的水珠落在我的脸上,那是他的泪水,沉重而温暖。

我的任务结束了,我想。我将不再孤独。

 

 

5. 没有选择的出身

 

-“孙长官,报告出来了。”

-“说。”

-“那天被处决的共匪,身份已经查证了。他的掩护身份是北平女中的国文先生,正式参加工作之前,他曾经是燕京大学中文系的学生,读大学时就和左翼激进分子来往过密,有一段时间参加过燕大‘勇进’社。”

-“嗯,继续。”

-“‘勇进’社是十年前燕大的主要左翼社团之一,主张积极抗日,宣传红色革命。但是在清党运动前,社团内部出现了分裂。他作为其中的一个主要成员,选择投靠红色势力,勾结共匪。‘勇进’社的另外一个主要成员跟他产生了思想上的分歧,毕业之后选择了投身三民主义,加入了国民军……这位,这位成员……”

-“怎么不说了?”

-“……‘勇进’社的另外一个主要成员,是您。”

-“所以呢?”

-“所以,您……您这次,才不去亲手处决他?”

-“所以这份档案除了你和我,不要让第三个人看到。你觉得我不亲手处决他是因为往日情谊?多经历几次党内检查和清洗你就知道了,情谊只是一个筹码而已。我在燕大的那段经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但是不可能永远不让人知道。跟他保持距离,是一种划清界限的表示。但是如果这个时候我亲手处决他,反而显得我是促狭小人,不仁不义。明白吗?”

-“……是,是。我明白了。”

-“行了,今天就这样吧,我累了。你下班吧。”

-“是,长官。”

 

 

 

 

6. 流逝的时间

 

-“黄老,这墓碑下躺着的到底是谁?”

-“我的少年的发小,我中年的挚友,我一生的爱人。”

 

 

7. 离你而去的人

 

(微信消息)

-今天真生气了?

-什么呀我就生气了

-好,没生气就好

-玩儿游戏嘛,有什么想不开的

-我以为第二轮的时候我投你你真难过了

-哈哈,大傻子

-你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你不对劲

 磊磊?

 人呢?

-都是游戏,都结束了。没事。

 

 

8. 不可救药的喜欢

 

-“磊磊?”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对,又是我。”

-……查证后再拨。 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does not exist, please……

-“你心里准说,像我这种傻子,才一喝点酒就给你打电话……挺可笑的吧?这不今天跟老汪喝了点儿,又想起来咱们拍戏的那个时候。那时候咱俩就住剧组租的公寓,楼上楼下,我还经常爬窗户下楼来找你。老汪笑话咱俩,说跟偷情似的。我记得我那时候拍夜戏老容易饿,一饿就端着个空碗蹲你跟前,说:我要吃肉……”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

-“现在,我算算啊,都五年多啦。这号码你也换了三四年了。去年录真人秀的时候,你拿着我手机乱划,我简直吓死了,哎呀,我就怕你看见我还存着这个号码。也够傻的,是吧?哈哈哈……不管怎么说,这个号码一直也没人用,这也是缘分。我就想,挺好,这就是个习惯。”

-……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does not……

-“最近你也够忙的啊,到处飞,挣钱没够啊?你那身体要不要了?上次见面还说你心脏最近又不太舒服,我也没敢多问。没事多歇歇吧,做做饭,我都多长时间不吃你做的饭了,可想了,你不知道。唉,得了,这帮孙子还以为我跑到阳台上打电话是跟老婆报备呢。行了,不说了,我得回去了。”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挂了啊磊磊……我爱你。”

 

 

9. 推倒你的墙

 

-你下去的时候害怕了吗?

-还成吧,没什么感觉。

-骗人吧,我都看见你吓得嘴唇都白了。

-我呸,你见过我害怕吗?我什么时候嘴唇白了?

-见过,我投票投你出局的时候。

 



end


评论(24)
热度(61)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