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Lethal Hostage (2)

除去某些暗示(。)之外,还是很积极向上正能量的嘛……

——————————————————



仅仅在警察结束了第一轮攻势的时候,老板就死在了乱枪中。
从孙红雷的角度,只能看见那个缅甸人无力的手臂垂在被鲜血染红的胸膛前。一个帮派的首领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死了,孙红雷想,也许未来的某天,等待他的也会是一样的命运。
黄磊依然蜷在卫生间的角落里,瞪大眼睛看向门口的方向。孙红雷不知道他看到了多少,听到了多少,但他知道,这孩子就要和从前的日子永别了。
他抬起一只手冲男孩招了招,示意黄磊回到他的臂弯下。那是一个混杂着威胁和哄骗的手势。“来吧。”他对他说。


当警察们喊话无效,试图发起第二轮攻击的时候,他们惊讶地看见,那个凶悍的中国毒贩居然从诊所里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他手里还炫耀般地拿着枪,朝警察展示他的武力。更另他们惊讶的是,毒贩怀里还抱着一个瘦弱的小男孩,有人认出来了,那是诊所老板的儿子。
于是毒贩就这样带着黄磊,一路大摇大摆走出了警察的包围圈,走出了缉毒警们辛苦布局的围捕计划,逃出了中国边境,回到缅甸属于他的丛林。


孙红雷想过很多次要不要在路上解决掉这个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人质,但是现在的情况很微妙,老板死了,货丢了,死无对证。回去以后,不管孙红雷在帮派里有多高的威望,老板的那个王八蛋儿子努温会按照第一顺位继承老板的产业,到时候就是他说了算。一只疯狗并不危险,一只坐在王位上的疯狗才最危险,尤其是那条疯狗还视你为眼中钉的时候。
如果他选择带着这个孩子一起回到帮派里,好歹有了一个聊胜于无的凭证,到时候他就还有斡旋的余地。
一路上,黄磊踢过他,也咬过他,但是他并不烦躁,像对待不断骚扰他的小飞虫一样,轻易用手挥开,只是小心地控制着对方不要脱离自己的掌控。
黄磊最后一次狠狠咬在他手腕上,孙红雷看着自己的手腕,那里有小股的、鲜红的血流下来,那血迹也沾染在黄磊的嘴唇上。那个孩子抬头看着他,眼里充满愤怒。
孙红雷于是停下等他,等那个孩子自己累了,就会放弃折磨他们彼此。黄磊却毫不放松,越咬越深,好像他是一只执拗的小蛇,好像他的牙上是带着倒勾的。
孙红雷开始烦了,他深深地皱了皱眉头,然后一巴掌打倒了黄磊。黄磊仰面倒在低矮的灌木里。
当孙红雷再次把他从树丛里拽起来的时候,那孩子的眼神像是一只无所适从的小兽,悲伤而无助,似乎刚刚失去了主人,在寻求新的庇护。
孙红雷蹲下来,用手指替他擦掉他唇上沾染的血液。男孩的嘴唇有着不应有的热度,孙红雷抚摸过那处柔软而艳红的地方,血尽数染在他手指上。

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珠,似乎感到新奇一样,把手指放进口中舔舐。血是腥的,也是甜的,还带着男孩唇上的温度。在那抹腥甜中,他尝到了他自己的味道。

他无声地对着黄磊笑了。一路上,男孩再也没有闹过。



他们最终回到帮派的大本营时,一切都跟他预料的差不多。
努温早早收到了风声,知道他父亲死了,连假装悲痛都懒得假装一下,已经自立为王。
孙红雷和他带回来的小男孩都接受着最强烈的质疑和敌意。
怒温坐在他铺着兽皮的摇椅上,俨然以为自己坐的是王座,他养的黄金蟒就盘踞在椅子背后。努温冲被迫半跪在地上的孙红雷露出一个恶心的笑容:“说吧,让我怎么相信你?”
“你也可以不用相信我,相信警察吧。”孙红雷忍受着刚才在腿弯里挨的那一下,看起来依旧平静而冷漠:“他们就乐意看见我们火并,你还不明白吗?”
努温收起笑容:“好了,我他妈懒得听你废话。”他冲孙红雷旁边站着的黄磊眯起眼睛:“小伙子,你过来。”
黄磊听不懂缅甸语,但他看懂了努温的手势,犹犹豫豫地朝他走过去。
努温咧开嘴笑了。
孙红雷水般平稳的脸上出现了第一道波纹。底下的人平常嚼舌根,都说努温老大是个恋童癖。他一般不去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屁事,听见了也当是耳旁风。但是他无法忽略那些往日里莫名其妙出现在营地,又莫名其妙消失的小孩,男孩女孩都有。那些小孩子的面容突然一股脑浮现在他眼前,像有人突然在他脑袋上敲碎了一块砖头。
黄磊四肢纤长,五官长得像是个小女孩,尤其是那双眼睛,又大又亮。
他走过去,努温一把搂过他,揽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他脖颈里,深深地嗅着,露出一只癞癍狗般的笑容:“这个孩子不错,他以后就留在我的地盘上吧。”他还凑近黄磊耳边,用中文悄声说:“你永远也别想离开这里。”
黄磊垂着眼,麻木一般地站着。
孙红雷说:“警察也在找这个孩子,你明天就能看到两国范围内的寻人启事。”
努温黝黑的手在小男孩胸口游走:“那这样的话,我就更应该把他留在身边了。”
孙红雷想要移开视线,他觉得作呕,但是他又强迫自己直视着努温:“把他给我,我明天会亲手杀了他。他知道咱们的营地,还知道我接头的地点,这个孩子不能留。”只有这样才能打消努温的疑虑。
“不行!”努温突然歇斯底里,他一把推开黄磊:“你他妈放屁!你要是想杀他,在营地外面就动手了。带回来个尸体,照样作证!不要给我鬼扯,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孙红雷一怔。是啊,照他往常的作风,这个男孩早就该被他杀掉了,他此时带回来的应该是他的尸体,这样才是万无一失的做法。但是这次……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不过努温这么一发火,他也弄明白了。对方最挂念的还是他孙红雷是不是计划着篡位夺权。毕竟他是帮派中几个能力最强、威望最高的年轻人之一,而且老板死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场,没有人能说清最后的时刻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你弄清了一个人想要什么的时候,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这时你需要做的无非就是尽可能地去满足他。
孙红雷指了指黄磊:“我要这个孩子。”
他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努温:“努温,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地盘吗?那你就拿去吧。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踏入北区一步。”他知道,把北区这块肥肉割出来是努温唯一可能接受的条件。
努温的脸上愤怒未消,就立马换上狂喜,这让他的脸显得更加扭曲。“好,好。”他拍着手,从躺椅上站起来,“这儿的弟兄们都可以作证,从明天开始,你滚出北区。”
他粗暴地将黄磊推向孙红雷。“领着你的孩子,滚回贫民窟吃土去吧。”他的手下中发出低低的哄笑。
孙红雷牵住黄磊的手,转身缓缓走出努温的视线,为了掩饰疼痛,他走得步履维艰。
另他惊讶的是,黄磊也紧紧地回握着他的手,甚至比他抓得还要紧。
那只手太小,也太过柔软。他把那只手包裹在掌心里,简直担心它就这样融化在那里。但是那只小小的手又上有一股力量,那力量是坚实而真切的,支撑着他,摇摇晃晃地向前走着。
黄磊尽量配合着他的步伐,也走得很慢。偶尔抬头看他,仍然像一只小小的野兽,不过这只野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庇荫。



TBC


评论(19)
热度(29)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