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Lethal Hostage(1)

《边境风云》衍生,因为颜王在原片连个名字都没所以只能强行rps。
没想好题目还。
恋童可能有,伪斯德哥尔摩有。

最近脑洞爆炸💥大家小心防范。警告,警告,不要跳,这里是坑。
——————————————————



王警官从档案室的大门出来的时候,黄磊就坐在警察局的院子里看云。
他头顶上是边境的天空,那云一会变一个样。青年于是认真地看着,似乎是想在瞬息万变的云上面找出一个固定的形状。
警官也在青年人身边坐下,把一个档案袋交在他手上,另一只手沉重而缓慢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那就是他应得的所有安慰。
“看看吧。”王警官把档案抽出来递给他:“看看有没有什么错漏。”
黄磊接过来,一眼就看见了右上角的照片,那是孙红雷严肃的脸。虽然这是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但是乍一见到,他对他的第一印象还是那样:沉稳,平淡。
他突然很想伸手触碰那张脸,就像他曾经千万次做过的那样。那上面所有棱角、疤痕和皮肤的褶皱都是他在夜里、在枕边,一遍又一遍用手抚触过的。
但是现在永远不可能了。
黄磊突然很想哭,用手掌抵住发烫的额头,无声地嚎啕。他没有意识到那份档案已经被他捏皱了,王警官小心地从他手中抽出那张纸:“行了行了……”
一个人的一生就这样凝固在了这张A4纸上。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黄磊拂过自己酸楚的眼眶。
这让他想起孙红雷曾对他做过同样的事,那是在他还很小的时候,甚至是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蹲下来仰视着他,干燥温暖的手指在黄磊的眼角轻轻划过,拭去冰凉的泪水,对他说:“乖,别哭。”
“对了,他还留给你一个东西。”王警官拿出一个小巧的盒子:“这可是违反规定替你们留下来的。”
黄磊抬起头,机械地说:“谢谢。”
王警官又一次缓缓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转身走开了。
黄磊打开手里的盒子,那里面是一个老式的黑白屏游戏机,游戏机旁边还躺着一把玩具手枪。
那台游戏机居然还能够开机。黄磊看着那块黑白的屏幕一闪一闪,出现了像素组成的动画。
他能够想到,一定是孙红雷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它换两节新的电池,才能保证游戏机一直有电,保证他能再一次打开它。
游戏机里只有一个游戏:《复仇女神》。


黄磊记得自己上一次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他还在上小学。
他关于小时候的记忆总是很混乱,只能回忆起一些有限的时刻。
那时候的日子似乎总是凝固在夕阳西下的傍晚,一切都被涂抹上金黄和橙红相间的颜色。他做完了作业,在父亲的牙医诊所里,坐在爸爸平时开药方的桌子前,玩《复仇女神》。复仇女神的头发化为无数飞舞着的毒蛇,对他狞笑。最后一关他从来都过不去。
也是在那个夕阳西下的傍晚,孙红雷闯进了牙医诊所,用枪指着他,慌乱地冲他说:“趴下。”
他手里拿的是真家伙,不像黄磊书包里的那支,只是按真枪比例缩小了的玩具枪。
黄磊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快要跳出他瘦弱的胸膛。他回头,看见父亲也已经被另外一个拿着枪的人指着。
父亲看见自己的儿子也被劫持了,突然惊慌起来,他睁圆双眼:“放开磊磊!你们需要什么我都给你们……”
那个挟持他的人看上去更像一个老板而不是匪徒,他说着生硬的中文:“我们要的,你给不了。”
父亲像没听见一样站起来走向黄磊所在的方向,他试图突破孙红雷的重围,走向黄磊。那个老板平静地开了一枪,就像一切都理所当然。
父亲伸直着双臂倒了下去。关于这段记忆,黄磊脑海中的最后一个画面是父亲僵直的手臂和圆睁的双眼。
很快,无数发枪声从诊所外炸响,子弹击碎诊所的落地窗从他们身边掠过,发出巨大的噪音。黄磊几乎立刻开始耳鸣。警察在向他们喊话,一遍用缅甸语,一遍用中文。
孙红雷俯身抓住黄磊,他当时的感觉是,那是一个瘦得像小鸡一样的小男孩,几乎只有一把骨头,在他臂弯里不停颤抖。
他蹲下看着男孩的脸。那个男孩有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此时却充满了泪水。他在哭泣,但是却咬紧了嘴唇一声不发,只是哭泣。
孙红雷下意识的第一个动作居然是用手抹去他脸上的泪,但是那泪水似乎源源不绝,就那样冰凉地淌着,孙红雷不禁开始发慌。
“乖,”他说,“Kaunggsaw,乖,别哭。”慌乱之下,他的中文里甚至开始夹杂着缅甸话,他大概也分不清这样一个在边境小城落户的家庭到底是中国人还是缅甸人。他手里的枪不再那样戒备,而是稍稍偏了偏。
黄磊用余光瞥着那把枪,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机会夺下那把凶器,就算不行,能让子弹射偏一点也好,射进刚刚杀了他爸爸的凶手身体里。
“雷!”老板愤怒地朝他大吼:“你还在发愣!”他们被警察包围了,然而他的手下却在忙着哄孩子,这让他怒不可遏。
孙红雷一个激灵,重新抖擞起来。老板对他喊了一句缅甸语。
孙红雷点点头,提起手边的手提箱。
他一只手抱起黄磊走进里屋的厕所,把他放在角落,从手提箱里掏出一袋袋像是面粉的东西,尽数倒进马桶冲走。
孙红雷回过头,发现黄磊站在昏暗的角落里,正用那双亮得吓人的眼睛看着他,那里的泪水已经干了。
“嘘。”他竖起平时扣动扳机的手指,压在嘴唇上。一个无声的威胁,也是一个毫无诚恳的哄骗。
“你什么都没看见。”



TBC

—————————————————
我觉得有必要@Alex has new shoes……但首先,
告诉我怎么艾特人_(:3」∠)_

评论(9)
热度(24)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