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上门服务(1)

雷磊AU

胖胖犬化瞩目

效果图如下↓↓↓(才不



最近很想写一些轻松的小段子,这个梗已经在我脑海里翻滚好多遍啦,于是就用手机打一下(结果打了两千多字),至于手头的那些坑……嘘别说话你看柯基胖多美(揍

祝大家晚上愉快!


------------------------------------------------------


孙红雷听见门铃响的时候还赖在床上。

他看了一眼床头闹钟,靠,八点半。这个月以来他还没有在十点之前醒过。

门铃响得像是防空警报。装修的时候他还特意跟装门的师傅嘱咐过,声儿要大,音色要清亮,他不喜欢一按像蜜蜂放屁似的那种。现在,他只想抽自己。

“谁呀?”他终于绕过客厅里堆满的脏衣服和垃圾,走到门口。他从猫眼往外看,但奇怪的是,门外什么都没有。

“我呀。”门外响起一个温和好听的男声,那语气自然得像是他刚才按的是自己家门铃一样,你不给他开门都不合适。“我说,您不是预约了26号的上门服务吗?我昨天还发短信跟您确认过,您忘啦?约的是今天早上八点半。”

孙红雷有一点模模糊糊的印象——他和女友分手之后就很少去公司了,很多东西都是秘书小刘帮他打点的。前两天小刘神神秘秘地塞给他一张名片,说是什么情感护理公司,专治失恋后遗症——呸,孙红雷才不相信他有什么后遗症,虽然他这小半个月都没离开过屋子,每天都是靠垃圾食品度日,不上网,不看电视,不打游戏,也不跟任何人联系,谁的电话都不接。朋友上门来找,也只能从垃圾堆和脏衣服堆里往出刨他。

他拉开大门,可门外还是什么都没有。

“您好。”一个声音从他脚边传来。“我是您预约的407号情感护理业务员,叫我黄磊吧。”

他家门口的门垫上站着一只穿黑色西装,戴雷朋墨镜的柯基犬,正冲他伸出一只小小的、毛茸茸的爪子。他的另一只爪子里提着一个结实的工具箱。

孙红雷觉得他肯定是刚才起床起猛了,从床上爬起来那一瞬间的脑供血不足居然延续到了现在。他在门口愣了半天,但还是着了魔一样俯下身跟柯基握了握手。

柯基握完手,活动了一下肩膀,小声说了句:“可算行了。”

他没有搭理还楞在一边的孙红雷,径直走进客厅,放下他的工具箱,摘下墨镜看了一圈,回头对孙红雷说:“真够乱的啊。”

孙红雷有一堆问题还没来得问,那只柯基犬就先抛给他一个问题:“洗衣机在哪?”

孙红雷张口结舌:“啊……啊在浴室,楼下的浴室。”

柯基于是跑向浴室,拖出脏衣篓,又找出几个洗衣袋,开始收拾客厅里四处散落的衣服和被单。内衣和袜子放在一起,外套和裤子放在一起,被单和毯子单独放。

他边干活还边跟孙红雷聊天:“哎哟,多长时间没收拾家了?看这情况,得有小半个月吧?”他叼着一件干净的睡袍,放在孙红雷脚边:“来,先穿上,要不冷。”

孙红雷这才发现自己只穿着长裤,上身是睡觉时候随便穿的背心。

“你说人吧,失恋了心情本来就不好,家里再不收拾,饭也不好好吃,觉也不好好睡,那心情不就更不好了吗……失恋了吧,正常……你说人这一辈子得失恋多少次啊?但是不能影响过日子不是吗……”

孙红雷惊讶地看着他一边用小爪子飞快地把脏衣服归类收进洗衣袋,顺便还把客厅里的摆设归置整齐,甚至整个身子跳上沙发,把被拉出来的沙发垫跳回去,一边还气定神闲地跟他唠家常,不禁奇怪,这只小狗身上哪来的这么大能量?

……不对,该奇怪的不止是这一件事好吗?

“那个……你……”孙红雷从角落里慢慢凑过去,看着忙忙碌碌的柯基:“407号?业务员?”

“我叫黄磊。”柯基放下洗衣袋,冲他眨眨眼。“不过你爱叫什么都行。”

一只狗也有名字?还连名带姓的,孙红雷觉得他的脑子快爆炸了:“……你们公司,那个,做的是什么业务来着?”

“情感护理,简单来说就是给生活压力大或者情绪失常的人群提供一段可长可短的全方面陪护,包括照顾你的生活起居,“柯基皱着眉头捏起一只遗落在沙发角落的脏袜子,用短短的小爪子一扔,扔进了脏衣篓,”还有心理疏导。当然我们的业务还涵盖一定程度的专业心理咨询,甚至婚恋或者职业规划指导。一般来找我们的都是失恋的,失业的,离婚的,总之就是那些没有办法好好继续生活的……哎,不是你找到的我们吗?怎么你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是我的秘书找到的你们。”孙红雷觉得他快疯了,要不然就是已经疯了。“我今天也才刚知道这件事。”

“哦,对。”黄磊转了转他亮晶晶的大眼珠,“一直跟我们联系的是一个年轻人,好像姓刘,是吧?他知道你那么多详细的个人资料,又不是你的亲戚……他是你的助理?还是秘书?”

“我的秘书。”孙红雷说。

黄磊看他一眼,冲他露出一个“又猜对了”的胜利眼神,拖着脏衣篓走进浴室,毛茸茸的小短腿一扭一扭的,看上去挺让人替他担心,但是他的动作又是出奇的利索,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很快,他就又一扭一扭地走了出来,浴室里响起洗衣机的噪音。他一边径直走向开放式厨房,一边跟仍然傻站在角落里的孙红雷说:“还没吃早饭呢吧?”孙红雷反应过来他这是要给自己做早饭:“哎不用了,我从来不吃早饭,习惯了。”

但是黄磊像没有听到一样,慢腾腾地挪到了流理台前,仰起头:“哎呀,你们家的灶台真高。”他回头问孙红雷:“你家有高一点的凳子吗?最好能跟餐桌差不多高。”

孙红雷一愣,然后说:“有个吧凳。”他从客厅另外一个角落搬出一个可升降的吧凳, 放在灶台前。那只柯基犬用力一窜,窜上了凳子,自己调了调高度:“嗯,这个可以,正好。”接着他又窜下凳子,打开冰箱,翻找着:“行,鸡蛋还有几个,比我想象得好。洋葱……黄油……有牛奶……不过已经坏了……哟,还有几片芝士,还没过期。”他又从自己带的包里拿出一袋白面包,冲孙红雷晃晃:“还好我路上买了袋面包。”

说着他拿出两个鸡蛋打进碗里,芝士切成小块搅进蛋液里,放上白胡椒和盐,倒进炒锅,开小火,等待芝士慢慢在蛋液里融化,金黄的蛋液则渐渐在高温下凝固,这时候用铲子翻几下,鸡蛋就散开了,成了炒蛋。芝士的奶香中和了鸡蛋的腥味,二者的鲜甜却相辅相成。这时再用黄油煎两片面包,煎得焦脆,一顿早饭就差不多了。

孙红雷早就被煎黄油的香味勾得口水直流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餐盘。

“哟,不是从来不吃早饭吗?”黄磊从吧凳上转过来看着他,似乎憋着笑一样。狗会笑吗?孙红雷无法想象。狗会有人类一样的表情吗?就算……他是一只给他做着饭,跟他唠着家常的狗。

“刚是哪个孙子说的不吃早饭来着,我都忘了。”说着,孙红雷就要在桌边坐下,但是他手边的叉子突然被抽走了,他一抬头,发现黄磊看着他,肉乎乎的爪子按在叉子上,冲他歪了歪脑袋,柯基犬咧了咧嘴角,鼻子两侧皱了起来,脸上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先去洗脸刷牙。”

可能这就算是一个笑了吧,孙红雷想。


TBC

评论(14)
热度(90)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