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神算日记(Day 7. Part 4)

黄老师发起“破案于谈情说爱间”技能。

&这一章是真的真的真的是真相。

&终于可以进入day 8……这一part再写不完我就可以去死了。

------------------------------------------------

 

Day 7. (Part 4)

 

那一行人里,走在最前面的是小张。他为了追人跑得满头大汗,手里拉着一个人的胳膊,拽着他向前走,那个人在不断挣扎,保安队的几个小年轻也在后面跟着,反扭着那个人的手。

小张喘着粗气擦着汗,过来跟我们打招呼。老郭喜出望外地用力拍着他的肩膀:“艺兴好样的!我就说嘛,有谁跑得过咱们艺兴啊!”

乖乖一看到小张出现又开始不分场合地乱叫。我正好从后面悄悄绕过去,抱起乖乖,安抚着它,顺便拍了拍艺兴的肩膀:“艺兴,可以啊。”没有人注意到我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小张羞涩地笑笑,接着转头看见了小黄:“……黄大哥,你穿着警服做什么?”

我拉过他:“你先别问那么多,让你黄大哥问话。”

小黄走过去拉起那个人,让他脸冲着灯光。那人和那天我见过的李大眼的手下一样,也剃着青光的头皮,一脸横肉,看着就是一般的流氓小混混。

“看看他手臂上有没有一个纹身。”小黄对小保安们说。两个人松开手,拉起他一只的胳膊,胳膊内侧果然纹着一个小小的“6”。“是莽哥的人。”小黄点点头。

“翡翠呢?老子的翡翠呢?”老郭突然一个箭步上前,拽住那人的领子大吼。“你给老子藏到哪去了?”我和小黄都上前拦着老郭,他仍然激动地朝着那个小混混指手画脚。

那个小混混惊慌地躲避着老郭,大声喊:“我都说了,我身上真的没的翡翠!我啥还都没有来得及拿,就被你们捉到了!”

“什么都没来得及拿?”小黄皱了皱眉头,接着转向小张问:“你们搜过身了吗?”

“搜过了,他身上确实没有翡翠。”小张说:“但是我觉得就算他偷了翡翠,也不一定会带在身上,要不然不就人赃并获了吗?他有可能是偷完之后顺手藏在哪个地方了。”

小黄和我都点头认同。我不由得抬头,赞许地看了一眼小张,这小子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精了?

小黄接着再盘问他把赃物藏在了哪里,可是小混混就是死活不认账,一口咬定他根本就没有拿翡翠,他到的时候翡翠就已经不见了。

“你觉得是真他干的吗?”我凑过去悄悄问小黄。小黄也面色沉重,他摇摇头:“我也说不好。但是这次抓住的这条鱼准没错,我得先把他带回警局去,说不定有其他线索。”

说着他一边掏出手铐来把小混混铐上,一边招呼老王和老郭:“老王,你帮我把人押回去。老郭,你也得陪我走一趟,今天这个必须要做个笔录。”接着他又转向我:“黄老师,这边就靠你和小张盯着了,你们待会在寺里找找,看哪儿有可能藏东西。”

保安队的一群小孩也吵吵闹闹地想跟去,说还能当个人证,小黄只能同意了。他们一行几个兴奋地说着聊着,一起走出罗汉寺。小张指指西边的偏殿对我说:“黄老师,我去搜那边。”我说:“好,那我搜东边。”

我看着他走远了,没有去东偏殿,而是抱着乖乖,绕到了大雄宝殿墙根后边。墙根后,一个身影依旧小心地倚靠在殿墙上,努力让自己和黑暗融为一体。

“怎么样?人抓住了?”孙红雷问我,在暗处,只有他的眼睛还反射着灯光。

我说:“谁让艺兴跑得快呢,那小子算是栽了。”接着我充满疑惑地摇摇头:“但是我总觉得不是这么回事。那小子身上没找着翡翠,他一口咬定不是他偷的,而且还说他来的时候,翡翠就已经没了。”

孙红雷听了也若有所思:“这事不对劲。”

乖乖一见孙红雷就特别兴奋,呜呜叫着,不停地朝前拱,我都快抱不住它了。我干脆就把它往孙红雷怀里一塞,孙红雷看着我愣了一下。乖乖终于找着了它梦寐以求的安乐窝,愉快地汪了一声,热情地舔着孙红雷的下巴。狗不像人,不管人的身份和伪装,只对自己认准的人好。

“看看你家狗,”我看着在他怀里撒欢儿的乖乖,忍不住笑了,“跟谁都不对付,就跟你亲。”

他也终于露出一个浅笑:“是啊,你看它每次遇着小张,把人家小孩儿凶的呀,跟什么似的……”他揪揪乖乖的耳朵,“叫你乖乖,你可是一点都不乖啊。”他逗着乖乖,突然间发现了什么一样,掰开它的牙看了看:“哎,这是什么呀,你都给它吃什么了?”

我凑过去一看,是一小块黑色的布,串在乖乖的尖牙上,带着线头,像是从棉质的布料上撕扯下来的。

突然间,我头脑里瞬间闪过了什么,脑海中的某处像是有一张网在慢慢织成,这张网伸出触角,归拢着所有的细节,指向着一个必然的终点。但是现在,它的各个环节还太脆弱,我需要时间。

我问孙红雷:“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乖乖怎么了?”孙红雷奇怪地看我一眼:“乖乖没怎么啊……”说着他突然表情一僵,眼睛看着我身后:“有人来了。”

我猛然转身,小张正在不远处,往这边慢慢走过来。他已经看见我了,正朝我招手。“黄老师!我看见东边的偏殿好像有一个地方能藏东西……”说着他到了我面前,我担心地瞥了一眼身后——孙红雷已经及时藏到了拐角处,他原先站着的地方只留下一片黑暗。

“你在看什么哪?”小张朝我身后张望。我连忙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小张啊,你找到什么东西没有?”小张说:“东西倒没有,就是看着一个地方有点可疑……”

“那你先过去看看,找一找,我先在这边看一看,待会就去找你。”我揽着他的肩膀,把他越带越远。

“哎,你的裤子边儿……”我低下头,注意到他黑色的运动长裤的底边扯破了,露出丝丝拉拉的线头。小张一笑:“哎哟,刚才追人的时候翻了墙,没想到给扯破了。”

我也冲他笑笑:“没事儿,我那有针线,待会拿过来我给你补补。”

我把他送回了东偏殿,看他走远了,孙红雷也从拐角处走了出来。乖乖还在他怀里,对远处的小张兀自龇着牙。刚才如果不是被孙红雷抱着,估计它又该叫出来了。

我敢保证孙红雷刚才也清晰地听见了我们两个的对话。那张网织成了。

我回过头问他:“你觉得他怎么样?”

孙红雷把乖乖放在地上,斜靠在殿墙上抱起双臂:“他?不怎么样。”

我一急,走过去看着他的眼睛:“什么叫不怎么样?我问你……”

他一伸手揽住了我,突然间把我拉近:“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儿,白,有我好吗?”他唇边带着一抹忍俊不禁的笑,“你说呢?反正两个都是贼,就当矮子里面拔将军了。”

我瞪着他,本来想生气,但是也忍不住笑了。我明白了,他其实已经完全知道了我要说的是什么,但就是不想好好说话。他这一笑让我放心。在这样放松的状态下,我发现其实他和那个老实巴交的棒棒并不完全是两个人。光和暗在他身上往复交替,他表现出的这两个面都是真实的。既然如此,就说明他还有希望回到有光的那一边。

我说:“你呀,这会儿心情好了,不跟我闹了?”

他有些尴尬似的:“我本来就不该怀疑你。”他拉过我的手:“来让我看看你伤口,怎么样了?还疼不疼?”我拍开他乱动的手,故意说:“疼死啦,疼得我要截肢啦。得了,你不怀疑我才不正常呢。为了能把你拉过来,挨这一刀也值了。现在好了,我们该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听我说完,他刚才的嬉皮笑脸逐渐收了起来。他转过来严肃地看着我,问:“是他吗?”我也严肃地朝他点点头:“是他。”他叹了口气:“你确定?”我依旧看着他:“我确定。”

他垂下眼睛,半晌没说话,过了一会,看了一眼在他腿边依偎着的乖乖:“这次最该感谢的还是乖乖。”

我抱起乖乖,替它把牙齿上的布头摘干净,忍不住叹了口气:“小张这孩子也不容易,明明那么怕狗,还是把翡翠偷出来了。”

孙红雷愣了一会儿,突然问我:“哎,你说,他裤腿破的那块,会不会真是翻墙翻的?”

他居然也同情心泛滥了,我抬头看他一眼:“你见过翻墙扯着裤腿的吗?还只扯裤腿边?”

孙红雷回过味儿来,点点头:“咳,你说我替他开脱什么呀……这小孩,净不学好,应该好好给他个教训。”

我数落他:“教训什么教训,你先反省反省自己吧你,退伍老兵误入歧途,不知悔改还跟我谈条件。”他被我训得一缩脖子。“得了,我先去把小张叫过来。”

小张跟着我到了罗汉寺后墙根,他有点懵懵懂懂:“黄老师,你又把我叫到这来干么子咯?”

我把手放在他肩膀上:“艺兴,我找到翡翠了。”小张一脸惊喜:“真的吗?在哪?”

我摇摇头,深深地看着他:“具体在哪我也不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你一定知道。”

惊喜的表情凝固在他脸上:“黄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张,”我轻轻地说,“你做的事我知道了。你不用害怕,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

小张半张着嘴,脸色苍白,他眼中的光亮完全消失了,似乎整个人在慢慢崩塌下去。

“黄老师……”他目光中有一瞬间露出了恳求,但是我强迫自己不去注意到那一点恳求。

我叹了口气:“这样吧,我来说一下今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警铃响了,我们追出罗汉寺,你就趁机去展厅偷了翡翠。乖乖阻拦你,还撕破了你的裤腿。我在夹巷里听见狗叫的时候,应该就是你偷翡翠的时候。好巧不巧,李大眼的手下紧接着在你之后出现了,他来偷翡翠,但是发现东西已经没了。你发现了他的踪迹,这可是天赐良机,你发誓要追上他,有他做替罪羊,你就可以万无一失地洗脱所有嫌疑。”我说得很慢,说完回头看了一眼暗处的孙红雷,他冲我赞许地点点头。小张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天在老郭头上打了一下的也是你吧。你去偷偷踩了点,又看到老郭发现了脚印,你以为是自己的行踪暴露了,于是就给了他一下?你谋划这件事谋划了多长时间?可能是从翡翠一被挖出来就开始了吧?”我闭上眼睛,那天的场景又浮现在我眼前。当时大家都挤在罗汉寺大门口看热闹,小张被人群推了出来——不,其实他不是被推出来的,而是刚刚从门内走出来。

一直低着头的小张听到了我的问话,突然抬起头来:“不是从翡翠挖出来开始……是……是从奶奶得了肝癌开始。”说完他又重新垂下头去。

我心里一动,忍不住微微回头,看了一眼孙红雷。他也看着我,透过他的眼神,我知道他跟我想的一样。

我捏了捏小张的肩膀:“艺兴,你告诉我,那天……就是你打人的那天,来我摊上买翡翠的那个老人是谁?”我发现我手下的那只肩膀在微微颤抖,小张的头低在阴影里,不知道是在哭泣还是别的什么。我只好叹更加低、更加柔和地问他:“那是你爷爷吧?”

小张惊愕地抬头看我:“你怎么知道?”我发现他眼下并没有泪痕,他只是不由自主地颤抖,像冬天站在寒风中一样。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真的是你爷爷?其实我也是猜的,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唯一的联系,就是你们都有湖南口音。”

小张的目光慢慢变得呆滞:“没错,是我爷爷。”我问:“你爷爷也知道你这件事?”

小张用手掩住脸:“他知道。他说……他全力帮我。他说……老了老了,这一辈子,从来没干过什么出格的事,就这么一次……就为了自己这辈子最爱的人,干这么一次傻事……”

这时候,我才看见他的指缝间真的渗出了泪水。

我转过脸去,打心底里不想看到这一幕。我在心里仔细盘算了一下,然后说:“小张,你还是要告诉我,你把翡翠藏在哪儿了。剩下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商量。你现在告诉我,我可以装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事情虽然做下了,但是你还有一次反悔的机会。”小张的肩膀大幅度地抖了一下,脸仍然埋在手里,他声音发闷:“黄老师,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我放开他的肩膀,退后一步,偏过头去不看他,让他一个人静静地捂着脸流泪。过了一会我转过头来,他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他抬眼看着我,问:“你说,好人会有好报吗?”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愣了一下,然后我深吸一口气:“……艺兴,有没有好报不重要,重要的是,从现在开始,你可以选择做个好人,哪怕只好那么一点点。”

小张看着我,嘴唇动了动,但是什么都没说。但是他的眼睛不再是空茫的一片,而是开始有了点点光亮。

同时,我感觉到黑暗中的孙红雷耸动了一下,好像是这句话也给了他什么感触。小张越过我的肩膀,表情紧张地望着拐角处的那片黑暗:“黄老师,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尴尬地清清嗓子,刚在想怎么遮过去,突然从拐角的阴影处跑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那条身影迈着小短腿,溜达到我裤腿底下闻了闻,接着又跑到小张的脚下感兴趣地嗅着,在他脚边绕了一圈。

“乖乖……”小张惊讶地看着它,又抬头看看我。奇怪的是,乖乖这次见到小张,不再乱吠,也不再狂躁,只是好奇地抬起头看着这个年轻人,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孙红雷抱着手从阴影中慢慢走过来,直至跟我比肩。

“红雷哥?”小张的眼睛瞪得比刚才还大,“你怎么在这儿?”

孙红雷和我对视了一眼,摸着下巴一笑:“遛狗。”我忍不住捶他一下。

小张看着他浑身的装束,渐渐觉得不对劲了:“你们这是……”孙红雷依旧冲他傻笑着。我白他一眼:“别跟这个傻子废话了,小张,咱俩走,咱们商量商量怎么办。”说着拉着小张就要走。孙红雷死皮赖脸地跟着我们。

我们三个又重新走回到大雄宝殿上。殿内还是泥塑的五十罗汉和十六尊者,拧眉瞪眼、威风八面地空对着一个已经空空如也的展柜。

小张说他就把翡翠藏在展柜下面,我过去摸了出来,对着灯光看了看。虽然只见过一次真翡翠,但是我见过无数个假的——这颗绝对不是其中之一。

我说:“石头一定要先交给老郭,这个没有异议。”我转向孙红雷:“既然真的在我们手里,不管怎么样,李大眼总不好当面撕破脸,跟我们耍无赖充光棍儿,对吧?”

孙红雷点点头:“这次有警方介入,消息肯定都捂得死死的,他连个风声都听不到,不会想到我们已经占了先机。而且他每次为了假模假式地显示诚意,一般都会带现金来给你们看过,有现金,他就不能当场赖账。不过,我建议你们请一个两方都不熟的宝石鉴定师,别让李大眼自己带人来。”

我点点头,红雷考虑事情还真挺周全,这是我第一次不用孤身一人想清楚所有来龙去脉。小张不了解其中缘由,我们在说什么他并不完全懂,但是他抓住了重点:“先交给老郭?那然后呢?”

我看着他,表情尽量严肃:“艺兴,你能跟我保证一件事吗?”

小张看着我,苍白的脸上稚气渐消。他虽然不明就里,但是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能,您说。”

我说:“等老郭跟李大眼交接完,你就拿着这颗翡翠离开重庆,带着你的爷爷奶奶,找一个大城市去治病,好好伺候他们颐养天年,这辈子再也不要回来了,能成吗?”

小张瞪大眼睛看着我:“……等他们交接完,这翡翠……这翡翠不应该是在李大眼手里吗?”

我沉默地看着他,接着又沉默地看向孙红雷。孙红雷瞬间就明白了。他把手放在小张肩膀上拍了拍:“没事儿,有我呢。”计划中的最后一步,当然是让他完成最初的那个设想,狸猫换太子。

我看着孙红雷的眼睛:“在李大眼把东西交给莽哥之前,把它换出来。我这儿有的是假翡翠。”孙红雷勾起一边的嘴角笑了。

小张看着我,又看看红雷,张张嘴想说什么,我赶在他开口前说:“艺兴,你就说,我跟你说的那点,能做到吗?”

小张目光闪动,他也明白了,多说无用,于是最后只是坚定地说:“能。”

我呼噜一下他的后脑勺:“行了,这就可以了。”

“那我们现在干嘛?”小张问我。

我看了一眼外边的天,远远地已经发白了,我冲他一笑:“现在?回家睡觉。”

 

 

TBC

评论(40)
热度(44)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