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神算日记(Day 7. Part 3)

最近发生太多事,外界的,生活的,拖更这么久,真是抱歉。

不管外界多么纷乱,大家还是都彼此珍惜灵魂和躯壳吧。

本来打算在这章终结掉Day 7的,但是……还是没做到。(抽打话唠的自己)


--------------------------------------------------

Day 7.(Part 3)

 

寺里乱声迭出,狗叫阵阵。我和孙红雷两个人面面相觑,都在猜测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各种推测都是无解。

“走吧?”我冲外面偏了偏头。“到寺里去,到了那才能知道怎么了。我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人,刚才我说了,咱们两个合作。”

孙红雷缓缓地眨着眼,依然在犹豫。可是时间不给他犹豫的余地,我能看得出他也在渐渐变得焦躁不安。

他收起军刀,抓起我的一只胳膊,挽着我重新走进夹巷。他把脖子上的面罩解下来递给我:“包上吧。”他指的是我的手。

我接过那块布,随便缠了一下。“你能行吗?”我指的是他的腿。

他的脚扭得不轻,但是他仍然保持着平日的步速,只是淡漠地冲我点点头。

走了一会儿,我明显能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额头开始冒汗,我有意伸出手臂来让他抓着。这个时候,有点说不好是他在挟持我,还是在依靠着我。

现在,整个事情的局面也确实有点像在幽暗的小巷里穿行。我们互相扶持着,彼此依赖,谁也不肯放开谁。

“你打算怎么帮我?”孙红雷问我,声音低哑。

“不光是我帮你,你也得帮你自己。”说着我停了停,摇摇头:“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翡翠可能已经不在了。”

孙红雷眼中的沮丧一闪而逝。

“放弃复仇对你来说就这么难吗?”我试探着问。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他比刚才显得更加沉默。这样不行,我得问他点别的。

“哎,你觉得那个水管工看着像好人吗?”我问,“我总觉得他隐瞒着点什么。”

孙红雷头都没抬就说:“他是警察。”我脚下一滑,差点连累到他:“什么?!”

他看了我一眼,露出一个近似微笑的表情。我居然猜错了,这似乎让他觉得特别有趣:“开蹦蹦车的老王,他一直和管这一片的警察有来往。有些片儿警为了能及时掌握线索,会收买一些当地的小商小贩当线人。老王就是负责这一片的线人。这是我在莽哥手下的时候就知道的。”他慢条斯理地跟我解释着,“至于那个水管工,应该就是他的上线。我看见过小黄跟老王在一块儿,两个人行动诡秘,像在交换情报。”

我咂咂嘴:“怎么不来收买我当线人呢……”我一边说着一边扶好他,不让他往伤腿那边滑:“不对呀,这也不能说明他就是警察呀。”孙红雷给了我一个爱谁谁的表情,表示他毫不关心。

过了半晌,他才又开口:“得了,还是告诉你吧:他是来盯着我的,这些我一早就知道。线报说有人要报复莽哥,可能引起黑帮火并,所以他才被派到这一带,好暗中掌握局势。不过那人的情报并不准确。”他撇撇嘴,“我就是弃子一颗,谈什么火并。”

“而且你要找的不是莽哥,只是李大眼。”我侧过头去看着他的眼睛,他也抬头看向我,似乎若有所思。但是他什么都没说。

说着我们已经走到了东门口,前面是雪亮的路灯,照着东门内一条泥泞的路。

“我必须一个人进去。”我对他说,“你在暗处,一切听我的指示。”孙红雷疲惫地点点头。他现在也没有别的路可以选了。

我带着他进去,把他安置在大雄宝殿外的角落里,独自一人走进殿门。

老郭似乎也刚刚从另一头赶回这里,他在大声呵斥着什么,保安队那几个小年轻则一片奔忙,手忙脚乱,但是到处都没看见小张的人。

我先过去抱起兀自狂吠的小狗乖乖,安抚着它。乖乖窝进我怀里,慢慢安静了。

展柜开着,红色绒布上面孤零零地躺着黑色的盒子,翡翠已经不翼而飞。

老郭找到我,气冲冲地:“我们刚到就看见翡翠没了。你刚才哪儿去了,怎么到处都找不着你?人抓住了吗?”

我也一脸焦急:“咳,还说呢,我一直追到大街上,那个贼早就没影儿了。小张人呢?”

老郭他搓着手,额角冒汗:“小张和保安队的小刘小赵一起追出去了,说看见一道黑影。不知道这小子能不能追得上呀。”

“黑影?”我皱眉,“寺里又进来人了?这一晚上真够热闹的。”

孤证不立,小张带了保安队的人追出去,就说明他们是真的看到了另一个黑影。除了孙红雷之外,谁还会去碰翡翠?他会不会有同伙没告诉我?如果他刚才在巷子里对我说的那番话可信,那么就可以小黄和老王都是不需要怀疑的,剩下的,只可能是李大眼的人了。

这么想着,我一抬头,就看见小黄带着老王从罗汉寺前院大门迈了进来。我和老郭都是一怔——他表情严肃,身穿一套齐整的深蓝色警服。

“老郭,老黄。”他走进来,分别冲我俩点点头,“老王刚才把情况都跟我说了。这么多天都让他盯着,真够辛苦的。你们也辛苦了。”他说话还是那么利索。看似平常,但是没有一句废话。

“你……”老郭瞪大眼睛指着他,“小黄你怎么……”

小黄微微一笑,从西装内袋翻出一本证件,递给我们:“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黄渤,罗汉寺、民族路片区新调任的负责人,三级警司。”

老郭里外里地翻着那本证件,时不时抬头看着小黄,似乎还是不敢相信。“那……那个警察卧底……还真有卧底呀?”合着他自己都没真正相信过。

老王在一旁捅捅老郭:“你娃儿就是猪脑壳,这是我们黄警官,刚调到这片时间不长。今天晚上可得抓条大鱼喽。”老郭把证件递给我看,瞪了老王一眼:“还说我猪脑壳,你这个王八蛋什么时候成了眼线了?”

老王还要接着跟他理论眼线和线人的不同,我接过小黄的证件看了看,又上下一打量小黄的警服。领花,肩章,帽徽,和胸口的警号都全,不像是作假,警察的证件我以前见过,这本也像是真的。

小黄收回证件,看着我一笑:“怎么样,神算子?还能入得了您的法眼吧。”

我有些尴尬地摆摆手:“什么神算……我就是一算命的。这些证件什么的,我也看不出真假,但既然老王说你是,那应该没错。”接着我沉吟了一会,又试探着问:“合着你在这儿修了一星期的下水管道,就为了抓个小偷?”

小黄听了哈哈大笑:“你呀,老狐狸名不虚传,一个疑点都不肯放过,这两天我算是见识了。你别说,要不是今晚你在这儿,我也该怀疑翡翠是你偷的了。”接着他略微靠近我,压低声音说:“这次任务原则上保密,不过你应该知道,买翡翠的人是莽哥,所以这件事的背景肯定没有那么简单。我目前收到的线报是,有人要借这块翡翠向莽哥挑衅,很可能引起黑帮火并。”

我点点头。孙红雷和小黄没有串通的可能,这样一来,他们两个反而互相印证了他们说的都是实话。重要的是,红雷没有骗我,这说明我们的合作还有可能。

“如果你那边有什么信息及时告诉我,希望你配合。”说着小黄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并且伸出一只手来,跟我握了握。看来他真的开始信任我了。

“你的手怎么了?”小黄一低头,注意到了我另一只手上缠着的黑色面罩,现在那块面罩就是一块毫不起眼的、软塌塌的布条。

“没事,刚才在寺外头夹巷里追人的时候被钉子划了一下。”我举起手,看似漫不经心地朝他展示。不过他的话提醒了我,我必须再回去找孙红雷。

我抬头看了一眼他们。老郭点了根烟,正在跟小黄和老王聊天,没有人注意到我。

我慢慢朝大雄宝殿的拐角处走过去:“我去后边看看小张他们回来没有。”只有小黄抬头看了我一眼,其他人似乎并不关心我去做什么。

我顺着墙角走进后边的阴影里。那里黑暗而安静,灯光斜斜地在墙面上构成一个角度,阴影中似乎藏匿着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我一步步贴近黑暗。突然,像刚才在夹巷里一样,一只手从后边揽住我,孙红雷的声音就在耳边:“怎么样了?”

我感到他粗重的呼吸就喷在我耳朵上。“不怎么样,又多出一个人来。”我低声说。我真希望他不要再挨我那么近了,他一这样我就无法思考。“小张说他看见了一个黑影,那个黑影偷走了翡翠。现在他和保安队的几个小孩去追那个人了。你实话告诉我,你还有别的同伙吗?”

孙红雷沉默地听着,然后开口说:“没有同伙,这一点我可以保证。”接着他居然把手臂放在我的腰上一用力,逼迫我向后贴近他。“刚才那个小警察都跟你说什么了?你们两个又是握手又是点头的。”他的声音喑哑到几不可闻,只有沉重的气息在我而后。他的嘴唇几乎贴在我的脖子上。

我努力克制着不推开他:“……什么都没说,他让我帮忙留意偷翡翠的人,意思是要我协助破案。”

“然后呢?然后你就被他收买了?”孙红雷的声音开始变冷。他叹息一声,突然张口咬住了我的耳垂。“你太聪明……我没法相信你。”

我低低的惊呼被他的手捂住。他的牙齿在我耳垂上缓慢地研磨着,舌头从皮肤上舐过,我的心跳几乎停了。我能感觉到背后被一个越来越硬的物体顶着,他贴着我的身体在发热。

 “孙红雷,”我试着让自己不颤抖,用一种冷静的方式叫着他的名字,“别这样,”我说,抓住他放在我胸口的手,努力平息他的疯狂。“你听我说……如果我是骗你的,我根本不会再回来。他们还在外面……等一下我还要过去……如果被他们发现蛛丝马迹……”

他喘息着,我感觉到他的呼吸在慢慢趋于平稳,理智似乎又慢慢回到了他身体里。

“对不起。”他最终说,放松了对我的控制。我立刻拉开距离,面对他站着。殿檐上吊着的裸灯灯泡被一阵微风吹得轻轻摇晃,那道本就昏暗的灯光投下来,变成他眼神中明灭不定的光。我看着那束光芒慢慢平息下去。

“红雷,”我一开口才发觉自己的嗓子干得发疼,“我不会被谁收买,这一点我也可以保证。”孙红雷靠在墙上,脸上的表情几乎要隐没进墙角的那片黑暗中去。“我要追回被偷的翡翠,但是那颗翡翠不是你的,它是老郭和罗汉寺的。它必须明早完完整整交给李大眼,老郭必须拿到钱。至于李大眼拿到翡翠之后……我们可以操作的余地还很大。”

孙红雷依旧靠在墙上没有动,他沉默了一会,开口问我:“被小张发现的那个人是谁,你心里有数吗?”我一怔,说:“我想过了,只可能是李大眼的人。”说到这儿,我心里也慢慢没底了。这就又绕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个问题,既然李大眼已经签了买翡翠的合同,为什么还要派人来偷翡翠?

孙红雷闭上眼睛摇了摇头:“你们都不了解莽哥,这是他最惯常玩儿的小伎俩。李大眼的手下并不是要偷这颗翡翠,而是要用一颗假翡翠去偷梁换柱。第二天早上带着鉴定专家来再鉴定一次,只要验出是假的就当场反悔,撕了合同,他的钱你依旧一分也拿不到。这样一来,你们不但说不出什么,更想不到是他做的手脚。你以为莽哥是怎么发家的?”说完他睁开眼睛:“不过这次,他算是栽在你们手里了,换翡翠换了一半,还让你们抓了现行,鸡飞蛋打。”

我倒抽一口气,谁能想到莽哥还有这一手呢?不,我早该想到的,早该让老郭有个防备。如果这次不是有他……我忍不住抬起头看了孙红雷一眼,他却有些尴尬似的偏过头去,躲避着我的目光。

“不用感激我,我知道这些只不过因为我也是个贼。”他似乎看穿了我在想什么,侧着头露出一个苦笑:“还记得我之前老跟你说,你和小黄不是一路人吗?其实我心里明镜似的……咱俩才不是一路人。”

我想对他笑笑,但仅仅只是嘴角动了动。这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的、以失败告终的笑。

“所以刚才……对不起。”他终于肯看着我了,但是他缓慢而沉重地摇着头:“我总觉得能抓住点儿什么似的,但其实……什么也抓不住。”

这时候,大雄宝殿前面响起了一阵反常的嘈杂吵闹,远远地能听见老郭和小黄兴奋的声音。殿门口,一群人推推搡搡地出现了,我从墙角探头看去,是小张和保安队的年轻人回来了,他们手里还扭着一个不断挣扎的人。看来李大眼的手下已经落网了。

孙红雷也听见了,他看了我一眼,对我说:“去吧。”说着轻轻推了我一把,把我推出了后墙根的阴影,推进了灯光照得到的地方。

我看着他,脚步迟迟没有移动。我深吸一口气,又走回到阴影里,扳过他的脸,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简短地说:“相信我。”

他的眼睛来不及闭上,只是在我吻他的时候睁大了,惊讶地看着我。笑意又回到了我嘴边,但是这只是一瞬间。我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迅速转身,返回光亮处,走向大雄宝殿前方。



THE...THE END?

这感觉太像西部片结尾的英雄走向夕阳了,我就是手欠一下……(抽打

肯定是TBC……

评论(16)
热度(39)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