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一生所爱

小虐段。

都别拦我我也来虐一下红雷,虐完继续甜【。

 昨晚胖胖第一次被投票的时候BGM用了《一生所爱》,于是炸出了我的脑洞……

这是一个三生三世的故事,前两世黄胖单恋红雷,在经历了两次绝望之后,他选择忘记他。但是在第三世,老天跟他们开了个玩笑……

 看不懂的请大力投诉我_(:3 」∠)_

  

-------------------------------------------------

 

 

“红雷,你昨天的功课又没做吧?”

春风杨柳岸,两个少年书生走在湖边,其中一个看起来白净文秀的问另外一个。

那个较高大的书生一副没睡好的神情,懒懒散散地伸着懒腰:“昨晚不行啊,刘员外的侄子又叫喝酒,哪有空写功课呢。”

黄磊抱着书笈,追赶着他,把一册书页塞到他手上:“我就知道你没做,拿着,都替你准备好了。这次再不做功课,先生的那顿手板儿可逃不了。”

孙红雷嘿嘿一笑:“磊磊啊,还是你对我好。”

黄磊也忍不住笑了:“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从小到大不都这样。”

孙红雷随手揪下一条垂到了他面前的柳梢,拿在手里玩着:“今天百花生日,张大人家里唱堂会,你跟我一起去吧?据说京城最红的那几个小青衣都要来。”

黄磊愣了:“今晚……今晚不是咱们两个约了一起逛灯会吗?”

孙红雷一拍脑袋:“哎呦,我忘了!”他转着眼睛,瞟着黄磊的表情:“要不然……咱们约下次?或者改天出来一起喝酒?”说来说去,他是不想误了今天的堂会。

黄磊苦笑:“得了得了,你去堂会吧,我乐得一个人在家温书。”虽然他知道,约下次孙红雷也一定是不记得的。“那你今晚的功课……”

孙红雷装作一揖到地的样子:“磊弟的大恩大德,孙某只有来生再报。”

黄磊被他逗笑了:“行了吧你,给你写就是了。”接着他眼睛倏忽一亮:“你相信人有来生?”

“为什么不信?佛家都说六道轮回。”孙红雷把玩着手中柳条。“若有来生,我肯定不忘了你。”

黄磊一笑,眼波流转:“你说真的?”

孙红雷随手把玩蔫了的柳条一扔,拍着他的肩膀:“真的,真的。磊磊,我跟你说,京城来的那几个青衣啊,可都学的是……”

碧波如镜的湖面上,几只鸭子嘎嘎叫着划过水面。它们不会懂得,岸上的那个书生为何看着抛在地上的杨柳枝,一脸惆怅。

 

*** 


刑讯室的灯光被拧亮,照在黄磊惨白的脸上。

当最后一个交通站被拔起,黄磊才终于承认他已经全盘皆输。他最大的错误就是把最后的赌局押在了孙红雷对他的感情上。他以为,就算所有的谋略、策划、布局都不再有效,起码还可以相信他对另外一个人的全心付出多少可以换回点什么。

黄磊忍受着不断从额角流下的血,蜿蜒着越过眉毛,滴在他眼睛里。孙红雷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面色如铁。

 “你最后一次联系你的上线是什么时候?”孙红雷问。

黄磊不可能回答他。自从他被捕以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孙红雷面露疲惫,从椅子上站起来,对旁边的属下说:“算了,放弃这颗子吧。他没有价值。”

就在他准备转身出门的时候,黄磊居然抬头看向他,说了他的第一句话:“红雷,你等等……”他声音沙哑。孙红雷在门口停下。

“我只想问一个问题,你爱我吗?”黄磊眼中看起来充满泪水,似乎随时都会哭泣。

那么长时间的潜伏,那么久的彼此相处,孙红雷都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幅样子。他的嘴角动了动,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黄磊重新低下头,似乎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算了,不重要了。”他的声音闷在胸口。“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能忘记你。”他用极低的声音说了一句。孙红雷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杀了他。”孙红雷最终还是转身出门,对紧跟在身后的手下低声说道。他站在厚重的铁门外面,在昏黄的灯光下点起一根烟。

 

*** 


今天是黄磊的生日。宽敞明亮的大厅里,摆着一个实木长桌,桌上铺着厚厚的白色亚麻桌布,上面星星点点地撒着玫瑰花瓣。桌子的两头都摆着巨大而精致的银烛台,映着每一个宾客高兴的脸。这一切精心的布置都是黄磊妻子和女儿的主意。

孙红雷不是那众多高兴的脸中的一个。他远远坐在角落里,拿着自己的酒。他已经喝了三杯红酒,两杯麦芽威士忌,还有不少shots,但是他还是无法把目光从远处的黄磊身上移开。

“来来,我提议,再为了黄老师和他的学生们喝一个!”此时紧挨在黄磊身边的是何炅,他兴奋地举起手里的杯子,跟黄磊碰了一下:“黄老师,就为咱俩都是老师。”

黄磊搂了搂何炅的肩膀,露出笑容:“谢谢谢谢!你今天能来我就特别开心了。”

“你今天能来我特别开心。”孙红雷还记得他应邀出现在黄磊家门厅前的时候,黄磊对他说的也是这句话,但那时他的语气与现在的亲密全然不同。黄磊只是看着孙红雷点了点头,露出客气的微笑。那样的微笑表示:谢谢,很感谢,但是请不要占用我太多的时间,下一位。

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孙红雷才起身,慢慢朝黄磊走过去。黄磊正一只手圈住孙莉,在自己妻子耳边说着什么,孙莉不时露出忍俊不禁的笑。多多窝在她的怀里,已经睡着了。

孙红雷看着他们的背影,一高一矮,一个敦厚一个纤细,中间是多多小小的身影,似乎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东西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最后还是黄磊一转头看见了他:“哟,红雷,怎么你还没走啊?我以为你都回去了。”

那双眼睛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还是像那年在湖岸边一样,仿佛还映着绿色的春风和杨柳。那时候黄磊总是这样渴望地望向他,就像他如今渴望地望向黄磊一样。一晃百年,他四十余岁的心却已衰老不堪,然而那双眼睛依然纯净如新。

孙红雷一愣,苦笑道:“啊,是,我一直坐在那边来着。”黄磊点点头,跟他开玩笑地说:“你也别老一个人待着,和大家都说说话,玩一玩,要不然别人以为是我慢待你呢。”

孙红雷尴尬地笑了笑,问他:“那个……我送你的礼物,你拆开了吗?”

“还没有,是什么呀?”黄磊流露出好奇。

“你还记得吗?之前拍戏的时候,你戴着我的墨镜玩,最后咱俩的墨镜就拿错了……我一直留着你的那副,今天又找出来了,算是个纪念,送给你。”孙红雷觉得自己刚才喝下去的酒都在胃里燃烧。

黄磊一愣,似乎在努力回忆:“……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哎,莉莉,你记不记得?”

孙莉看了看他,摇摇头:“不太记得了。你那么多墨镜,我怎么记得住呀。”说完她像小女孩似地一笑。

黄磊也忍不住冲自己的妻子一笑。那个笑容让孙红雷恍如隔世。在他层层叠叠的记忆里,他曾无数次地看过他对他这样笑,可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他对别人露出这样的笑容。接着,黄磊转向孙红雷:“你真有心,我都快把这事儿忘了。谢谢啊。”

孙红雷扯了扯嘴角,沉默了一会,然后问:“那我的那副墨镜呢?”

黄磊摸了摸额角:“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估计没留着……你要是喜欢那副镜子,我再买一个同款的给你?”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孙红雷失魂落魄,匆匆跟他们道了别,准备离开。

“哎,红雷。”黄磊突然转头,叫了他一声,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孙红雷感到心脏大大地一跳。他也转身停下来,专注地看着黄磊。客厅的大部分灯光都已经灭了,只有黄磊的眼中黯淡地闪着光。那样黯淡的光,多像是刑讯室日光灯的反射。这是至今仍死死纠缠着着他的噩梦之一。

可是那道光倏忽而逝。黄磊挠挠头,好像在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一样,说:“没事儿,没事儿。真怪了,刚才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但是现在又不记得了。”他露出一个困惑的笑容:“不好意思啊,你走吧。”

孙红雷走出黄磊家的客厅。今晚的月亮真大,像水银一般照在地上,借着月光的反射,孙红雷能看见玻璃门内,黄磊轻轻在自己的妻子头发上吻了一下,两个人抱着多多,走向卧室。

他转身走下门廊。

 


end

 

 

 


评论(31)
热度(54)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