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神算日记(Day 6.)

发现写甜根本没人看【手动再见

------------------------------------------------


Day 6.

 

今天见着老郭的时候,他显得挺高兴,正摇头晃脑地从我摊前走过,哼着也不知道是哪儿的小曲。

“哎,老郭,今儿什么事那么高兴啊?”我叫住他。

老郭一见是我,神秘兮兮地一乐,趴在桌子上偷偷跟我说:“黄老师,我给我们那大雄宝殿里装了个警报器,感应的。”

我吓了一跳:“你哪儿来的钱?你抢银行了?”

老郭一摆手:“呸,哪儿啊,就是我自己装的。”他说着还嘿嘿一笑:“你今天晚上过去就能见着了,不比那些高科技差多少。”

嘿,这个老郭,他的邪魔外道要是哪次成功过,也就不至于还是个罗汉寺的小保安了。

“那我今晚就不回了,先跟着你们守一宿夜看看。”我说。

老郭点点头,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老黄,你说……咱们这儿这两天是不是要出事?”

我想了想,冲他一伸手:“问吉凶50,问姻缘80,熟人不打折。”

老郭一愣,气哼哼地把我手一推:“你别打岔,我跟你说正经的呢。我这两天听人说,咱们这片已经被警方秘密监控起来了,这附近说不定还有警察的眼线呢。你说,这不是要出大事是干什么?没有个大案要案的,谁管咱们这片?”

我知道,老郭内心对警匪情节还是有一腔向往,即使这次的这个匪要偷的是他的翡翠,即使他这辈子也成不了警,只能做个小保安。

“哪有那么多大案要案啊,你就不能盼点好吗?”我看他越说越没边了,只好白他一眼,“话又说回来了,你这些小道消息都是哪来的呀?听风就是雨的。今天晚上怎么样还不知道呢,就踏踏实实守着吧你。”

老郭看我不买他的账,于是悻悻地遛着弯回寺里了。

 

晚些时候,我溜达着准备去小张的茶铺里要碗茶喝,没想到一去,就看见寺门口的那个水管工也在。小张还真是好心眼,不管谁都送茶喝,那个水管工正喝着茶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哟,本家。”我跟他打着招呼,找了个空位坐下,打开了我的折扇摇着。

不知道为什么,小黄一看是我,立马显得拘束了起来,冲我僵硬地点了点头。小张看到我倒是挺高兴,立马叫了一声“黄老师”,然后按老样子替我沏了一碗茶。

“刚才说得这么高兴,都聊什么呢?”我问。

小张笑着说:“也没什么,咱们这最近不是不太平嘛,黄大哥刚才跟我说了一些安全方面的注意事项,防小偷防骗子什么的,他见识好广的。”

我摇着扇子一笑,瞪着小黄:“是吗?那也跟我说说怎么防小偷防骗子呗。”

小黄看了看小张,又看看我:“这个小偷啊……”

他突然语塞了,看看我,又看看小张。我依然冲他微笑着。

“咳,不也就那么回事嘛,我说的黄老师你肯定都知道。”他尴尬地擦了擦汗。

我摇摇头:“哎,我不行我不行,我哪有你经验丰富呀。”

小黄的表情耸动了一下,但是立刻恢复了正常。我马上说:“哟,不好意思,小黄,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介意啊。”小黄勉强一笑:“我没多想。”

小张看着我俩,好像有点茫然:“你们说了半天,说的都是什么呀。”

我笑着摆摆手,什么都没说。

小张继续忙活。他虽然脸上带着笑,但是脸色蜡黄,眼睛底下也有重重的黑眼圈。找了个空当,我拽住他:“最近怎么脸色这么差?没睡好吗?”

小张摇摇头:“没事,就是最近辛苦了点。”小黄在一边拿安全帽扇着风,仰脸看着他:“你辛苦的可不是一点吧?你刚才跟我说你一天打几份工来着?”

小张苦笑:“黄大哥,好不容易聊会天,你就别卖我了行不咯?”

我开玩笑似看了他一眼,我不想让他太紧张,“小伙子有上进心是好事,但是也得悠着点呀,不要身体啦?”

小张挠了挠额角,沉吟了一下说:“黄老师,你知道的嘛,我奶奶身体一直不大好。”

我看着他那张年轻但是疲倦的脸,有点不敢接话。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愿意让我们知道他的家事。然而小张低着头,还是顺畅地说了下去:“奶奶从小把我拉扯大的,我小时候她就得了肝病。现在……不做手术是不行了。”

我合起扇子,用扇骨敲着手心:“艺兴,你也别太苦着自己。咱们这么多年街坊了,能帮的肯定都会帮你。”说着我掏了身上的口袋,口袋里只有八百多块钱,我连整带零全部搁在茶桌上。“来,这是这两年一直在你这儿喝茶的茶钱,今天跟你结了。”

小张呆呆站着:“黄老师,你这是干什么咯?之前喝的茶都是我请你的……你给钱是么该咯……”

我把钱推给他:“让你拿你就拿着。”小张天性老实,他是不会为了钱跟我推来推去的。小黄也看着他说:“你就收着吧,我这会儿是身上没带钱,要是有钱也给你了。”

小张终于拿了钱。他看了我一眼,眼睛亮亮的:“黄老师,谢谢你。”我知道这孩子笨嘴拙舌,但是知恩图报,于是也不在意他有没有说什么场面话了,只是冲他笑了笑。

我回过头,发现小黄一直沉默地盯着我看。我也朝他一乐:“怎么着?要不你打一白条吧。”

小黄依旧看着我,问:“黄老师,你算多少卦能挣八百块钱?”

“怎么说也比修水管挣得多吧。”我收起笑容。

“哦对了,”小黄突然说,“那天夜里进寺里偷东西的人找着了吗?”

我打量了他一眼:“怎么,你有线索?”小黄沉吟了一下,刚要开口,突然表情一滞,眼神飘到了我身后。我奇怪地看着他:“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

突然有一个什么湿乎乎的东西舔了我的侧脸一下,紧接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落就进我怀里,那个东西开心地抬起头,冲我响亮的“汪”了一声。我身后,有一只大手搭在我右边肩膀上。

小狗乖乖在我怀里不安分地踩着,扑上来要舔我的下巴。我死死抱住它:“行了行了,别没大没小的啊。”

接着我回过头看着站在我身后的棒棒:“你来干什么呀?”他本来是看着小黄的,一看见我抬头看他,就变成了满脸堆笑:“给你送狗来呀。我等会有个活儿,你帮我看会乖乖呗。”

棒棒用手贴着我肩膀乱摸:“哎呀,你身上怎么这么凉快呀?”

我甩掉他的手:“你别挨着我,热死了!我身上有汗。”

他却一把把我架起来,拽着我要走,一边推我一边冲那边一脸茫然的小张赔着笑:“下次再来,下次再来啊。”小黄看了看我们俩,也戴上安全帽走了。

我努力控制着怀里的乖乖,不让它往出跳,不知不觉就被棒棒拉着走到了茶摊外边。

“你干嘛呀?”乖乖终于安静了,我冲着棒棒喊。

棒棒状一只手揽着我:“你们都聊什么呢?”

我说:“小张他奶奶病了,要用钱。对了,你有钱吗,借他点呗。哎呀算了,你肯定没钱,连狗都养不起。”

棒棒“哦”了一声,然后说:“哎,不对,我说的是你和那个水管工都聊什么呢。”

我说:“聊朝鲜核危机,阿尔干半岛国际形势,中东石油大战,你管得着吗?”

他突然停下脚步,因为他一只手捏着我的脖子,因此也迫使我停下了:“不是,我认真跟你说话呢,磊磊,你能不能认真回答。”

我瞧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不爱叫我黄老师了,说是都跟别人叫一样的实在没意思。他还想怎么有意思?但是他这句“磊磊”叫得又那么顺遂和自然,我还真讨厌不起来。

他看我不说话,眯起眼睛笑了:“哦,我知道了,你们又聊那天夜里是谁闯进了寺里吧?”

我眨眨眼,这小子真不傻。

“得了,你们也别猜了,都是瞎猜。他能跟你说什么实话呀。”他原本笑眯眯的,此时突然用胳膊圈住我,贴近我的耳朵正色道:“我跟你说,以后别老和那个水管工瞎聊,咱们和他,不是一路人。”

我皱了皱眉头,甩开他的胳膊:“什么意思啊?”

他不屈不挠地圈着我:“哎,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啊……”

我看着他,笑了笑:“不是一路人?那咱俩是一路人吗?”

他愣了,跟我拉开了距离,也正视着我。他的眼中有什么东西正在冷却。

我有点吓住了,赶快拍了他肩膀一下:“得了,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看你。”

棒棒低下头,眼神慢慢活了起来,但是我俩却恢复不了刚才的亲密无间了。我们并肩往我的卦摊走,彼此都有些尴尬。

还没到地方我就一眼看见了,和昨天一样,一辆破宝马又严严实实堵在了我的摊前,还是那辆“别摸我”。

我苦笑:“我真是服了。”

棒棒探头一看:“哎呀,怎么还是昨天那个王八蛋啊?”

我摇摇头:“得,我还是接着回罗汉寺待着去吧,今天就当提前收摊了。”

棒棒一把拽住我:“哎,你等等。”他在车边上绕了几圈,摸着下巴说:“黄老师,你看,像他这种人吧,基本上就是你不给他点教训,他就永远不知道好赖。”

我问:“你打算怎么给他教训?”

棒棒嘿嘿一乐,指着宝马的车屁股说:“你看。”

我一看,也乐了。车屁股上已经被他拿绑东西用的铁丝划出了几个大字:“摸了白摸”。

棒棒看我笑了,对我说:“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我疑惑:“你昨天见过他了?”棒棒没有回答,而是指着罗汉寺方向:“哎,来了,来了,磊磊,我先溜了啊,你掩护。”

我一看,从罗汉寺台阶上下来的人细脚伶仃,穿一套廉价的西装短袖,夹着皮包,用一张纸巾抹着汗,正是李大眼。

我赶快在卦摊里头坐好,一只手抱着乖乖,一只手拿起书假装看着。

李大眼过来开车门,但是好像发现了有什么不对,绕到车屁股后面一看,立马火了。他瞪大眼睛咬着牙,把纸巾摔在地上:“这谁啊这是?谁这么缺德?”

我憋着笑,把书放下,假装惊奇地看他一眼。

他指着车屁股问我:“你看没看见这是谁弄的?”

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呀?我眼睛花,看不清楚……”我坐起来,故意眯着眼睛:“‘别摸我’?这够逗的啊。”

他哭笑不得:“我说的是谁划了我的车!”

我说:“哟!是啊,我刚还真没看见!是这谁这么缺德啊?”

李大眼一看问不出什么,只好狠狠瞪了我一眼:“没一个省油的灯!”上了车,把门重重一摔,开走了。

老郭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达过来了:“怎么了这是?还生气呢?我不就是刚才还价的时候没让他吗?”

原来刚才李大眼去寺里谈买翡翠也吃了瘪。我终于忍不住笑了:“老郭,你干得好。这种王八蛋,就别让他的价,让他用天价把咱们的翡翠完完整整地请回去。”

 

 

TBC

评论(25)
热度(40)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