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昨天看见南京喂鸽子于是撸了一发小段子,BE。


大概设定就是,黄磊是涉嫌贩毒的黄氏集团的继承人,然而却一直想把家族企业扳回正轨,家族势力却并不允许他这样做。

孙红雷是卧底的缉毒警察,黄磊的保镖。

可以配合:警匪小段子 一起食用。


-----------------------------------------------------


“来了?”广场上,那个人在冲孙红雷招手。“快过来。”

孙红雷压低帽子跑过去。

命悬一线,黄磊居然还在喂鸽子。

黄磊穿着一身白衬衫,冲他笑着。他笑的时候因为眼睛发亮而显得灿烂,再加上这样的午后阳光和白鸽绿草,孙红雷瞬间以为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估了形式——这不是生死决战,就是一个平凡的午后散步。

但是黄磊一开口,孙红雷的心沉了下去。对方虽然表情轻松,可是语气却果决沉静。

“为了防止我死得太早,重要的先说在前边。”黄磊微笑着说。“孙红雷,我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除掉你,我不是你的敌人,你大可放心。一开始的时候我不杀你,是希望利用你的身份协助我自己,但是后来……”

他在太阳下低下了头,没有继续说下去。孙红雷居然从那张脸上看到了一点只有少年人才会有的赧然。

黄磊重新抬起头看着他:“好了,最后一件事,我已经处理好公司的全部事务,所有的障碍已经被我扫清。你不是想让黄氏集团洗白吗?那就洗白吧。等你们的人来查的时候,我们交给政府的会是一个洗心革面、走入正轨的上市公司,不再是那些盘根错节的势力和那本圈住了几代人的烂账。”

“我知道你喜欢纯粹的东西,”他指指广场上悠闲踱步的白色鸽子,对孙红雷淡淡一笑,“西藏雪鸽,当时先父买下这个广场以后花了不少钱投放的。”他拍了拍手上的鸽食残渣,一只鸽子立刻伸着脖子上来抢这最后一点恩赐。

“这儿的每一只都是他的心血。可是我不是。”黄磊的表情突然垮塌下来,很难说只是因为此刻想到了什么,还是因为他此前的全部微笑都是伪装。孙红雷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如此沮丧。“我就是鸽群里那只灰色的鸽子,羊群里黑色的羊,所谓的害群之马。

“你太傻了。”孙红雷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在颤抖,他几乎一开口就要掉眼泪,“你没必要……我们还有机会,还有更多……”

“你还说我傻……你个大傻子。”一丝微笑又回到黄磊脸上,他在慢慢捡拾回自己。

他严肃地摇摇头:“红雷,你还不明白吗?想把黄氏集团这艘偏离航线的巨轮扳回正常的航线,需要的不只是心力、计谋、行动,总有一个人要牺牲点什么——也许是我,也许是生命。他们不亲手结果我,是不会死心的。这是计划的最后一环,我是最后那颗棋子。”

孙红雷想上前拉起他,想带着他没命地狂奔,跑出广场,跑出这座城市,去机场买一张单程机票,飞向法国定居,再也不回到这个地方。

但是他看到黄磊掏出一把精致的袖珍手枪,隐蔽地搁在腰间,向他亮了亮。

“别过来,红雷,听话。别靠近我,跟我保持50米距离,不然的话……”他微笑着把玩着那把玩具似的枪,枪口对准的是自己的腹部。

孙红雷已经无法思考,他只是凭着本能说:“磊,我问你,我只问一个问题,如果现在我说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的话,你现在会不会立刻跟我走?”

黄磊突然坐直身子,正色道:“他们来了。”

广场远处的草坪上,出现了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他们的行动很快。

他深深看了孙红雷一眼,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对不起,我不能。”接着,他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低低地说:“再见,红雷。”

孙红雷朝他扑过去,但是已经晚了。子弹从黑衣人的方向射过来,在黄磊背后的衬衫上腾起血雾,白色的衬衫瞬间被鲜血浸透。广场上响起游人的尖叫。黄磊计划的最后一环终于合龙了。

孙红雷终于倒在草地上,无声地嚎啕。

 

end

评论(20)
热度(27)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