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警匪小段子

张雷——孙红雷在电影《毒战》里的角色

  
陆山——黄磊



人物形象请参考:


张雷





 陆山




 --------------------------------------------------------

 

“我最后再说一遍,”老刘看着他身旁的张雷,有些担忧:“你只能单线和我联系,没有我的指令,千万不要冲动。”

张雷却在看着车窗外的雨,一张没有表情的脸,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知道了。”

这正是老刘最担心的一点,全队都知道张雷是一个可靠的兄弟,一个忠诚的警察,但是他总是做的多说的少,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上次为了假扮毒贩他可以以身试毒,这次的任务对他唯一的要求则是低调,忍耐,蛰伏。

“放心吧,刘队。”张雷似乎看透了老刘的担忧,居然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我能做到。”

在这一点上,老刘倒是从不怀疑。

张雷打开车门,外面的雨依然不见小。瓢泼大雨中,路人纷纷飞跑着避雨,而张雷却浑然无觉一般走在雨中,似乎并不在意天上下的是雨还是别的什么。老刘目送他走进自家公寓的大门。

 
 
 

暴雨让郊外的山林变得面目可憎。夏日油绿的叶子被雨水打乱,病恹恹地散落在泥地里。泥地里踩出了散乱的脚印,一堆穿着皮鞋的脚打着滑,在一个深坑边忙碌。

男人们的黑西装都被雨水浸透,这似乎让他们的动作变得更加笨拙。泥和土一铲一铲地落在坑里,覆盖在一个蜷缩着的身影上。

这时候,人群被一把黑伞分开。走在前面的年轻保镖毕恭毕敬地看着伞下的人:“陆总,雨太大了,您就没必要下来看了吧?”

陆山瞥了他一眼。除了微微发福之外,他居然看起来还很年轻,顶多三十岁上下。他的外表和他所受到的待遇完全不符。陆山的眼神中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如果要说有什么的话,顶多是一种属于少年人的好奇。

“没关系,我来看看兄弟们。”他对他的保镖说。说着走到了坑边,男人们都停下了铲子。他静默地看着坑底还在微微蠕动的人形,眼中没有悲悯也没有厌恶。

接着他转过身说了句:“走吧。”保镖和那把黑伞立刻跟上了他。

走到了停在林边的黑色轿车前方,他突然停住,回头看着跟在他后面的人:“我需要一个新的保镖,一个像你们一样可靠的。”他扫视着面前那些低垂着的面孔:“至于那些不可靠的,就让他留在这儿吧。”

那些面孔于是只能更加毕恭毕敬。他钻进车里。

 


 
张雷被介绍人小徐领进了一个豪华的接待室。小徐走了,换成了两个彪形大汉,一人一边,守在张雷坐着的沙发左右。张雷面前,总裁室大门紧闭。据他们说总裁还在忙。

没想到层层通报,仍然见不着正主。张雷百无聊赖地朝其中一个穿黑西装的大汉伸出手:“哥们儿,挺壮啊。”

大汉瞥了他一眼,没搭茬。

张雷提高声音,做着扩胸运动站起来:“看你这体格,比我年轻的时候也就差那么一点儿。”

大汉面无表情。

他故意凑过去,捏着大汉胳膊上被西装紧紧包裹的疙瘩肉:“哎,我说,你这一身肉,要是能往脑子上长点儿是不是更好?”

大汉重重一推他。张雷好像有点没站稳,一个趔趄,倒向了沙发的另外一头。另外一个大汉扶住他,又把他像布娃娃一样推回中间。两个彪形大汉发出轻轻地嗤笑声。

张雷站稳了脚跟,正了正领带,径直走向总裁室的大门。他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门卡,门卡放在门上,“嘀”地一声。门开了。

两个彪形大汉尴尬地摸着身上的口袋。他们俩的门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张雷摸走了。

张雷回头把门卡抛给他们:“谢了啊。”

门内靠窗的办公桌后,陆山抬起头看着他笑了,似乎丝毫不感到惊讶:“哟,我找的是保镖,可不是小偷。”

他的办公室不像一般的总裁办公室一样布置的富丽堂皇,也不是像有些附庸风雅的富豪那样古色古香。这里第一眼看上去甚至有些陈旧,因为周围的摆设都是有年头的东西。其他的家具和配饰也都是色调调和,简单舒适。

张雷直接走到那张沉重的实木办公桌前,他发现,陆山桌子上放的都是看了一半的报表,他是真的在办公。不过他现在可以确定,接待室里是有摄像头的,陆山在房间里也能看到外面的一切。他押对了宝,保镖的面试其实从刚才的接待室里就开始了。

他直接把两只手撑在桌沿上,轻蔑地朝门口看了一眼:“我要见的是您,也不是门口那两个玩意儿。”

陆山偏了偏脑袋,像小孩一样盯着他看,似乎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张雷有些诧异。陆氏集团的执行总裁,在他们的档案里是一个杀伐决断,老谋深算的老狐狸,然而面前的这个人,除了能够做到处变不惊之外,看上去只是一个好说话、会处事的小经理。办公室里光线不足,然而他的眼睛仍然在暗处闪闪发亮,自下而上地看着他。那双眼睛清澈灵秀,他很久都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看的眼睛了。

陆山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跟张雷握了握手。

“欢迎你加入陆氏集团,以后就是兄弟了。”他看着张雷。“做我的保镖,处事灵活是必要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可靠。”

张雷握着他的手,面不改色:“陆总客气。我得感谢你,给我这个哪儿都不要的垃圾一个机会。”陆山他们掌握的资料里,张雷是一个因替大哥顶包坐牢,而出狱后又被之前的组织抛弃的边缘人。

陆山又笑了——张雷发现他是个非常爱笑的人——这次他笑得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牙:“别谢我,要谢就谢门口那两个蠢材吧。”

张雷也忍不住泛起微笑。他能看出来,陆山对他相当满意。


 
 
 

 

 
 
 
 
 
 
 


评论(4)
热度(30)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