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把这事儿看得很淡│LOF上一般不会回关注,找我玩儿请走微博儿

神算日记(Day 1.)

《疯狂的石头2》,纯粹写着玩。


没有真实人物,all rights reserved。


-------------------------------------------------------


Day 1.




那个棒棒又看了我一眼。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最近罗汉寺街多了好几个生面孔,我得多注意着点。茶铺里卖茶的湖南小孩是去年来的,开蹦蹦的司机老王是本地人,倒是老相识,不过最近老在这一带转悠,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罗汉寺的下水好像有问题,来了一个水管工,天天在寺门口的井盖那蹲着,鬼鬼祟祟的,谁知道他是不是水管工?还有那个新来的棒棒,跟本地的棒棒混在一起,看着最可疑。


寺里的保安老郭看着精,平常咋咋呼呼的,其实糊涂着呢。最近寺里又莫名其妙挖出一个什么老坑翡翠,人为财死,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就算没惦记着,这一段时间的治安也不可能太好。老郭那个人又好面子,要是真丢了寺里的东西,哪怕不是翡翠,他也得心烦好一阵子。


那个棒棒居然在我的摊子旁边蹲下了。他要干嘛?


“兄弟,有火没?”他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根烟,脸上笑眯眯的,一张大脸也显得憨厚朴实了。


我推推墨镜:“我不抽烟,没火。”


“蒙谁呢?”他笑得更深了,眼角都生出了几道细纹。“前天晚上我还看你跟那个保安大哥要烟呢。”


这个棒棒是这两天新来的,而且一看就不是本地人,甚至连南方人都不是。前天晚上?前天就是这周一。上周末的时候城管来过一次,棒棒们都跑了,那个时候还没见过他。那他最晚应该是前天来的罗汉寺街。


我依旧不搭茬:“听你口音,不是南方人吧?”


“哎呀,”棒棒眼角的细纹简直要飞舞起来,“大兄弟,你可说对了,我不是本地的。”


“那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挣钱呗,”他愣了一下,吸了吸鼻子,“哎,实话跟你说吧,我和我两个兄弟呢,一开始是过来做生意,结果呢,没想到啊……”他收住了笑,也不继续往下说了,只低头蹲在路边沉默着。


“然后呢?做生意被人骗了,一分钱都没有还欠了一屁股债,所以只能先做棒棒糊口?”我摘下墨镜看着他。


他抬头看着我,又露出那张堆满了笑纹的脸:“哎,大兄弟,你咋啥都知道呢?”


我心想,啥都不知道还能干我这一行吗?我指了指我摊子上的招牌:“看着没有,兄弟干的就是这个。”


“失——口——神算?”他一字一顿念着我的招牌。


“你才失口呢!”我气得拿扇子打他,“那字念铁!你认不认识啊!”就这文化水平还做生意呢?


他缩着脖子嘿嘿一笑:“认识认识,谁让你写毛笔字,还写狂草呢,铁字边都分家了。哎,你这字写得还挺不错。”


我翻他一眼:“这叫行书,什么狂草。”接着我问:“哟,你还懂书法呢?还知道我的字写得怎么样?”


他严肃地点着头,小眼睛从左看到右:“嗯,你写的字……”


我问:“怎么?”


他一点头:“很黑。比我们村写对联的写得黑得多,所以肯定是你写得好。“


我……好吧,我不生气。


他看我脸色不对,有点讪讪地问:“咋的了大兄弟,我是不是说啥了……”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有一个大姐就走了过来,一把推开棒棒,在我的摊子前面坐下了:“黄大师,我跟你打听个事……”


棒棒急了:“哎,大姐,你先别打岔!”他硬是赖着不走,“兄弟,你别生气啊,我啥都不懂,我就是瞎说的。”天哪,这人还是个一根筋。我突然觉得有点头疼。


“你这个棒棒儿是做啥子哎?你凶么子凶?”大姐也急了,“你没看到人家有正事啊?”


这时候,老郭正好也从寺里出来遛弯,看见了我摊子前的乱象,瞬间急了:“哎,那个棒棒儿,你们这是干啥呢?要打架?”


完了,这是要吵起来了,我的头真的开始一跳一跳地疼。最近天气不太好,总是闷得我偏头痛发作。我暗中狠狠踹了棒棒一脚,把他踹到身后。大姐本来想拽住他的衣服理论的,就此没拽住。


我站起来跟老郭解释:“没事没事,这个大姐想算一卦,”然后我拉住大姐怒气冲冲的胳膊,“大姐,我看你也是有善缘的人,这一卦我给你打个折怎么样?”


大姐一听,立刻感兴趣了:“打几折?”


“九五折怎么样?”我故意往高里开,她肯定要跟我讨价还价,一讨价还价就把吵架这茬忘了。大姐果然坐了下来,愤愤不平地看着我:“大师,你也太抠了嗦!这个打了跟没打有什么区别噻?”


老郭一看我们不吵了,开始重新放松下来,跟我说:“老黄,最近你要提高警惕呀,我老觉着不太平,不知道是不是要出事。”说完他看看天,甩着膀子走远了。


那个棒棒在身后悄悄捅我。我回头低声跟他说:“赶紧滚。”他看我没生气,“哎”了一声,掉头要走。


我想了想,又拽住他:“你等等,”接着从我的摊位下面摸出一个打火机:“你的火。这个送你,别还我了。”老天爷哎,我发誓我再也不想跟这个人有任何交集。


他接过打火机冲我笑了,笑纹比什么时候都深。我也被他逗得一乐:“大傻子啊你,快走。”


摊前的大姐还等着我跟她讨价还价。棒棒把打火机揣进怀里,慢悠悠走回了罗汉寺的墙根底下。






TBC

评论(2)
热度(52)

© 一只鸟 | Powered by LOFTER